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巍夜澜】夜尽天明(第二章)

大雨倾盆,黑色乌云压过山头,整个万鬼山都罩在云雾之中,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沈巍望着腾起的水雾,突然觉得有些寂寞。他伸手去接屋檐下的水,却是穿手而过,他这才想到,在自家地界,他一般都不化作人身,重新聚实了身体,有凉凉的触感划过,心上微痒,却说不上感觉,他是天生的鬼灵,后又做了鬼王,占据一方,无人敢逆他半句,他也无心与人相熟。就这么过着,山景缥缈,万物烂漫,一人独看。

 

隐隐的雨声更大了,嘈杂的仿佛能撞破耳膜,沈巍越发觉得心境难平,正要阖上窗棂,却隐隐看到泛白的水雾中隐现出一抹青绿,那抹亮色越发近,越发逼人眼。沈巍定睛望去,竟是个人。沈巍本想隐去府邸,却突然想到,今日大雨,临近天熄,如果此人看不见这宅邸,大抵是要越过这里继续行进,而前面便是西山,是自己那个同胞兄弟的地盘,魑魅魍魉,牛鬼蛇怪,这人过去了,焉有命在?就算侥幸,没有精怪注意到他,这么大的雨,深山老林淋上一宿,也必然是苦厄疾病缠身,罢了,还是让他在这休息一宿,明日雨停,他自会自行离去。正想着,手上也就未施法决,那人不肖一时,便已奔至檐下,虽有伞,却还是衣衫尽湿,隐隐可见身上肌理。沈巍下意识想,只看就能觉得那皮肤柔润滑皙,若是触碰,那该是怎样销魂。想到此,沈巍脸上一热,暗道怎能对陌生之人心生绮念,着实为小人之举,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可眼睛却挪不公开。


他身为鬼王,多是有人会阿谀奉承,他也见过不少妖童媛女,曼妙风流,可他心无所欲,从不曾有过情动。可今日还没看见脸,便心有探求之意,更是从未有过的情况。这时那人动了,沈巍从上看的真切,只见伞微收,那人的容颜便先映入沈巍的眼。

 

惊鸿一瞥,乱了心曲。

 

屋檐下那人,面含春风倜傥,笑若夏月清朗,眸似秋水宛转,姿为冬柏傲立。若之前,沈巍心有磐钟,定如崇山,静如清澜,对上那人眼睛的刹那,那钟响了,震动云霄,那山动了,声动五岳,那水翻了,音震九川。他心里的山,心里的水,心里的景,心里的人间全塌了。

 

除了那人,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都说山中遇精怪鬼魅,惑人心神,夺人心魄,见之失魂。沈巍倒觉得,这个男人才是鬼,自己才是那个与之相遇,不知此后事态是福是祸的人。

 

正想着,那人已推门而入。

 

赵云澜绕了这府邸一圈,看到这深山老林里人迹罕至却有个府邸,宅邸样式古朴却干净整洁,空无一人却无半点灰尘,不禁心生疑惑,却也没有细究,想是有雅士在此隐居,本想找到此间主人说明自己想借宿一宿,呼之良久,却无半个人应答,想是主人不在家,困在了山外。于是他便想着留至明日雨停,等主人回来,好生道谢。


他是个书生,出生富贵之家,心无禁锢,所学繁杂,几个月前出门远游,增长见识。来此游历,听说这山总有鬼神之说,便想要一探究竟,不想天降大雨,今日是走不成了。赵云澜本想找间屋子将身上狼狈换下来,却一想,此间虽无人,却不可冒进,未尽允许入了他人房间,难免会犯了主人家的忌讳。现在不知那些屋子是何人所住,万一是个女眷闺房,明日主人回来说自己冲撞了,到底不妥,赵云澜一这么想,便有了另外的主意,他直接在屋檐下将衣衫解开。完全不知此中香艳,全入了屏风之后沈巍的眼。

 

那精瘦的肌理贴著布料,白色内衬笼罩著他精壮的胸膛,胸前之处受寒凉之气微微突起,弯腰时下身勾勒出清晰的臀线。他竟有些嫉妒那青色衣衫。

 

“老天爷……”自己真是疯了,沈巍不由得暗暗哀吟,他低下了头,右手攥住拳头,左手抚上额头,使思维停止荒诞的想象。他是怎么了,衣服这玩意儿根本不会有心神。

雨下的更大了,光线顷刻更暗了,虽然不会影响视觉,但慢慢改变了氛围,沈巍能听到赵云澜的呼吸声。当然,赵云澜不知道这里除了他还有个人在偷偷的窥伺他的身体,而沈巍清楚得很。

黑色,密闭,你和我,两个人,沈巍没意识到,自己心里的那只野兽睁开了眼。

 

赵云澜的衣衫已经被解开,露出蜜色的健康的肌肤,他的胸膛光滑而坚实,那两点茱萸泛着桃花般的颜色……他的身上,是青年男子特有的清新而明爽的气息……

他修长的双腿微微分开,劲健的身体包含着无限的坚硬和韧性。

好死不死,赵云澜因为淋了雨,手脚有些木麻,他褪下衣衫之后,裸着上身,微叉着腰拧了拧腰肢。

沈巍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样,他不能开口出声让他别扭了,那会暴露他做了登徒子,已经看了赵云澜很久的事实,可要是赵云澜继续,他真的有点忍不住了。他不能自制地幻想著,身上燥热,有种掩藏已久的渴望犹如怪兽般抓住了他,沈巍的眼越发深了。

沈巍幻想着,想让这衣衫褪的慢点,同样的,也想这衣衫褪的快点。

这时他突然听到赵云澜开了口,“没完了是吧,给我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要生气了!”

沈巍头一次经历情动,也是头一次偷窥,本就紧张得不行,突然听到赵云澜这一声轻斥,以为自己暴露了,他下意识迈开步子,闪身从后堂出来,脸通红的道歉。“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却不想对上赵云澜惊讶的眼,还有耳朵里听到一声猫叫。循声看过去,是一只毛发被雨沾成丝缕的黑猫正紧紧扒住赵云澜的里衣,怎么都不松手,拼命往赵云澜胸膛处钻,看样子是想要取暖。

 

原来那句出来的话,是对猫说的。

沈巍这才发现自己闹了个乌龙,这真是,真是太尴尬了。

却不想赵云澜抱着黑猫看了他一会,突然笑起来,眉眼弯弯,勾住了沈巍的魂魄。

“原来这里有个美人。”


评论 ( 8 )
热度 ( 207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