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巍澜衍生 樊伟/尤东东】念念不忘(第二章)

樊伟和张扬其实算是老相识,他们都是毕业于同一所常青藤的学生,在海外的时候抬头不见低头见,家境优越的学生自成一个圈子,商贾政客家的孩子耳濡目染,对交友这种事情得心应手,他们明白这些都是以后的人脉与资源。

只不过交友和交心是两码事,交情这种东西,没必要人人均衡,且都是掏心掏肺,总有些是需要光鲜亮丽去见的需要高谈论阔的君子之交,有一些是可以任意袒露私密无所谓顾忌的狐朋狗友。张扬家里是北方数一数二的商业巨头,樊伟家里是南方家喻户晓的经济大家,交好是必然的。张扬和樊伟算是前者,可多年再见,久别重逢,彼此连笑容也更真挚亲近了很多。对方的出现,代表了较为单纯的校园生活,而纯粹简单,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令人怀念的东西。

 

“张扬,我听说这几年做的不错啊,想当年你可是咱们圈里里有名的派对小王子,来来来,说说,你是怎么塌下心来从良的。”

“去你的吧,我只是觉得那种生活过多了也就没什么新鲜感了,开始乏了,仔细想想其实没什么意思,在蹦哒也有点累了,安安静静简简单单挺好的,你会发现在身边有很多值得你驻足的事情,花天酒地的回报成本太低了。”

“了不得啊,张扬,我头一次听你说,及时行乐性价比低的,我看你是遇见想静下来的人了吧?”张扬笑了笑,居然没反驳。

“真的有人了?你可别骗我?”樊伟很惊讶,张扬这个人,当时在圈子里出了名的风流倜傥,女朋友一打一打的换,出手大方不说,分手的时候也多是好聚好散,多的是即使分开了还为他说尽好话的人。“我可不相信你这种肉食动物不吃肉了,你当年不是说要万花丛中过,此生不结婚的吗?哪个人能降服得了你这个花花公子,我真是很好奇。”

“我还追着呢”

“还追着?没到手?这可不是你风格啊?”

“好的东西值得等。”

“你确定不会是欲擒故纵的套路?”

“他现在对我,还真的不是爱情,他把我当哥们,当上司,就是不肯往别的地方再想了。”

“张扬,你居然是单恋,这真是我今年听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唉,等等,上司?还是办公室恋情呢?我眼里看了一圈了,哪个美女啊,是刚才那个带着未婚夫来的那个吗,虽然我双手赞同你追求真爱,但有夫之妇总是不太好吧,你还真是生冷不忌。”

“没有,是个男的,还是个直男,要不我怎么这么费劲啊,我可比不上你这个百人斩,当时全脸有多少名门闺秀帅气男模对你望穿秋水,就等一回眸,上学的时候,你招蜂引蝶的本事就比我强。不过你这个人太挑了,留学的时候,你夜生活还真是比我们少得多。”

“我那个时候,不是忙着学习吗?”

“我是不是还得给我们的大学霸点个赞颁个奖啊,你别说,我当年考的也不差,就是赶不上你,也没见你怎么学,怎么成绩就这么好呢,长得帅,学习好,十项全能,啧,太拉仇恨了。”张扬说的是实话,就有这么一些人,是注定要站在顶端的,不过顶端多寒冷,大家也是能猜得到的,樊伟家里的事并不是秘密,有那样一位专权的母亲,樊伟想和他们一样肆无忌惮,也难。

“说吧,那你这位心上人是哪家的?”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普通人。”

“张扬啊,越是普通人,就因为是普通人,这件事才不普通。能把你张大公子迷得神魂颠倒戒荤吃素的人,怎么会普通呢,自然是会有不普通的闪光点的。”樊伟笑了,张扬的心上人居然是个普通人,而在他们那种圈子里,普通人这种人是多么新鲜的词,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你倒是说对了,他是个很好的人。我觉得,对我来说,他是个,对的人。而你知道的,我们这种人,遇上一个对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你真的动了真心?”

 

张扬没接话,仅一双眼目时刻随着尤东东移动。尤东东不知道,有个人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他,准备随时挺身而出,为他披荆斩棘,阻挡风雨。

 

张扬看着尤东东,想着这个人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变化。尤东东是个很好看透的人,是个很纯粹的人,带着七情六欲,但没有恶意,有点怂,有点傻,却没有什么坏心,他带着些许的自我感觉良好和微微花了眼的羡慕,自以为已经准备齐全了,就这样走进人心的丛林。从他的身上你可以满足自身的虚荣感,一种自己地位提升的满足欲。

他像个孩子,以为自己成熟稳重,实际上却是幼稚单纯。不算蠢笨,带着入世的小聪明,却还是敌不过上层人这些人淬炼过的眼睛,他在上层人得到眼里像是小丑蹦啊蹦,大家觉得好笑,倒也不至于看轻,毕竟有人味,毕竟多是喜欢看戏,这些狡黠和蠢笨无伤大雅,自然你会放任,你把他的所作所为当做一场演出来看,看他在这里傻乎乎的行进,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情。

但久了,慢慢的你会心疼他,想保护他,不愿他的事情被人嘲笑,你会觉得他的真心应该被保护,而不是被围观被欺凌,他会让你发现这种小人物的生活有多真实鲜活,比他们这种装着端着的要轻松的多,他的真情实感会让你觉得这其实是弥足珍贵的,他应该笑着,而不是眼睛通红,伤心的哭。

 

尤东东值得更好的,也本来就是很好的。

张扬看着房间另一端美丽大方的女人,冷下了眼睛。对上尤东东喝的微红的脸,眸中不自觉又溢上感情。

 

樊伟随他的目光看过去,手微微一顿。

下一秒,摇了摇酒杯,好像之前的失神,不过是一场幻觉。

深红色的酒水像是血,印在樊伟的眼里,是一种绮丽的深沉。

最后,一饮而尽。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