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第五章)

尤豆子噘着嘴坐在游乐园的椅子上,不说话,井然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今年乔治带队去参加巴黎时装周的展览,作为熟悉巴黎的人,副队的桂冠自然落到了尤东东的头上,本来尤东东不想去的,马上就要到尤豆子的生日了,他想在国内多待几天陪孩子,但是架不住乔治的软磨硬泡和对天发誓,说只是让他去介绍一下旅行攻略,不负责新人的学习并且可以提前让他回来,尤东东一时心软就答应去当他们的“导游”了,结果,乔治玩的太嗨了,上吐下泻,短时间起不来了,十多个学员的学习工作刷的一下全都落在剩下的这个原本说好了只是名不副实的副队的身上,尤东东找不到接替的老师,又不能把学生直接放任不管,结果就滞留在了法国,赶不回来给尤豆子过生日了。

 

“豆子,别噘着嘴了,都可以挂个小水杯了。”

“东东爸爸今天真的回不来了吗,晚一点也行啊。”

“乔治叔叔生病了,爸爸得留在那里照顾他,而且还有许多小哥哥和小姐姐也在那里呢,爸爸走了,他们怎么办呀?”

“好吧,不过爸爸回来之后,我一定要让他再带我来一次!”

“没问题,没问题,我和他一起陪你再来一次。”

“拉勾?”

“拉勾。”

 

有个高挑挺拔的男人被一个小胖墩拽着过来,“我要玩这个!”“行行行,祖宗,你去玩,我不拦你,你把手松开行不行,你坠得我胳膊疼,我这才几天没见你,你怎么又沉了,我回去就跟你爷爷说,不能让你这么吃了,从今天起,减肥!减肥!”

“我不胖,我才不胖呢。我就要吃,我饿。”

“你就胖,你就胖,再吃,再吃,小心以后没人喜欢你,没人给你当媳妇!”

一听以后可能没有媳妇了,小胖子的脸,刷的就变了。“我想要媳妇!“

“那你得少吃点。”男人循循善诱。

”好吧,我就少吃一点。”

 

那个小胖子走到沙坑的旁边,正好看到了在那里堆城堡的尤豆子,一把就把他爸爸的手放开了,颠颠的跑到了尤豆子的身边,咧着嘴巴笑,“我能跟你一起玩吗?”

小胖子虽然胖,但是五官非常漂亮,一笑起来肉在颤,傻乎乎的。 

  尤豆子站了起来看了看小胖子,被他逗笑了,“好啊。”尤豆子一笑,脸上就有两个小酒窝,小胖子下意识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尤豆子的腮帮子。

  尤豆子不解地揉揉脸……随即,就听小胖子“呀啊……”地尖叫了一声,随后扑过去一把搂住了自己,道,“你好可爱啊……”尤豆子脸上开始有淡淡的红晕,似乎非常不好意思。小孩子的友情是很好建立的,不一会就玩完沙子玩滑梯,玩完滑梯就去玩捉迷藏了。

 

看两个小孩子已经打成一片了,“臭小子,你厉害,有了朋友忘了爸爸是吧。”男人叉着腰装作很生气的冲小胖子喊,小胖子忙着玩,理都没理自己老爸。男人也不管了,坐在了井然的旁边,伸出手,道:“你们家那位可真乖,不像我们家这个,跟个小猴子一样。”

“男孩子嘛,活泼一些挺好的。”为人父母,自然和为人父母的很有共同话题,不一会,井然也和这个男人熟络起来。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冯豆子,这是我的名片。”

“你好,我叫井然。”井然接过来名片,看到了冯家菜馆的标志,现在冯家菜馆的分店已经开遍了全国,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冯家菜馆的少东家,现在冯氏餐饮公司的总裁。“我去过你们的店,味道非常好,尤其是那份南北西真的是很美味,让我印象很深刻。”

“井然?哦,你就是那位特别有名的室内设计师吧,哈哈哈,真是巧,我们最近还想着装修一下老店面呢,有空常去玩,我们最近还会继续推一些新的菜色,下次去总店找我吧,我们好好喝一杯,聊聊合作的呗。”

井然发现冯豆子这个人口才极好,说起话来极有煽动性,人也特别自来熟,但是不仅不会让人反感,还很让人心情愉悦,真是个能人。聊起来孩子,更是滔滔不绝,这男人别看年纪轻,虽然说起来自己的孩子好像总是觉得不满意,但是满眼笑意,完全暴露了只是说说而已。井然看了看小孩子的身形,哑然失笑,冯豆子是真是疼爱自己的儿子啊。

 

“这两个孩子看着倒是挺投缘的,你们家这个真听话,我们家那个就是个混世魔王,自来熟的不得了,跟猴子一样,撒欢的时候拽都拽不住,头一次见他这么乖巧。我们家臭小子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实心思还是很细腻的,再加上是个调皮捣蛋的性子,属于那种没什么坏心眼,但是没事就能把小姑娘惹哭的那种小男生,他的朋友的确不多。”冯豆子揉揉鼻子。

井然笑了笑,也回道,“我们家这个看起来文静,其实是扮猪吃老虎的类型,是厚积薄发的那种,一倔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认准的事情就死磕到底,不撞南墙不死心,这一点倒是随我爱人多一些。”

“说起来,我以为你们是一家三口过来玩的,怎么没见你爱人?”冯豆子看着这个男人,井然是个一看就让人觉得“他很认真”的人。

“本来我爱人说要一起过来,可是临时有事,在路上我家这个小朋友还生气来着,不过小孩子吗,一玩就忘了,不记事,挺好的。对了,你们家那位呢,没过来吗?是不是还没到?”一说到自家的爱人,井然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柔软。

“我们家就我和这小子两个人。”

“抱歉。”井然以为戳到了冯豆子的伤心事,以为这个人的爱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下意识道歉。

“你别误会,我爱人没事,只是和我,和我分开了。我们现在过得都很好,真的。其实这没什么,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啊,和我的爱人分开了,现在光杆司令一个。”井然听得出来,冯豆子再说自己的爱人的时候,虽然语气含笑,但是眼里也有一闪而过的伤心。

“你还没走出来?”井然下意识问道。

“是啊,我还爱着他,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祝福着他。但心里,其实我还做着春秋大梦,幻想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我们还能在一起呢。”井然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他的眼睛,脑子里顿时一空,他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几乎是愣愣地看着冯豆子,半晌转不开目光。

那里面的希望,浓烈的让人心惊。人很多痛苦,都来自于过多的怀念。如果对“过去”没有执念,懂得“过去就是过去了”的道理,就可以走出来,可少有人,能真的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话题有些压抑,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风穿过,带着孩子们的欢笑声,两个人才稍微缓和一些。

 冯豆子揉揉脸,“不说这个了,你们家小帅哥多大了?”

“今天就正好五岁了。”井然答道。

“今天过生日?巧了,我们家这个今天也是小寿星。今天来,就是为了伺候这个小祖宗的,你看,都玩疯了。”

“谁说不是呢,我们家这个也是,老早就想过来玩了。”井然失笑道。

“你们家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呀?”冯豆子撑着脸看着那边嗷嗷玩闹的两个孩子问道。

“尤豆子。”

“尤豆子?”井然看到冯豆子楞了一下,满是不可置信。冯豆子喃喃着这个名字,“尤豆子,尤豆子,豆子,好名字。”

井然哑然失笑,“冯先生,你是变相的在夸自己吗?”

冯豆子也反应过来了,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

“我开玩笑的。”

“我看出来了,你这人,蔫坏。”

“一般来说随父姓的多一些,你们家小家伙是独生子女,贯的又是母姓,你跟你爱人感情真好。”

“其实豆子不是随的我爱人的姓氏,是他本来就是这个名字。”

“什么意思?”

“豆子是我们收养的孩子,我爱人身体不好,我们在一起之后就没想过要孩子了。我很爱我的爱人,结婚的时候就想过,有他就够了,有了他之后,生前身后我再没什么遗憾,所以也觉得不必留什么血脉。但说来也巧,度蜜月的时候,我爱人在福利院看到了豆子,当时豆子是早产儿,体重就一点点,小小的哭的气都喘不上来,但是一见我爱人就笑了,我爱人看着他,抱着他,都舍不得撒不开手,所以我们当时就决定把他领养回来,后来办理领养手续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孩子居然还跟我爱人同姓。要不怎么说这孩子和我们有缘呢。在那个异国他乡的地界,一个挺少见的姓氏,不早不晚,我们那天出现在那里,所以说都是缘分。”井然说着,嘴角无法抑制地露出一点微笑,隐隐露出一点刻骨的温柔。

 

“我们家这个也是,算是我的福星。有了他,我重新有了生活的重心。当时我受了些挫折,知道我爱人和我分开了,那天晚上浑浑噩噩的,在外面逛了一夜,结果回来的时候看到这小子被放在我们菜馆门口,大冷天的就一个小被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我一看他的名字,就知道我栽了,这小子随的是我的姓,名字是我爱人的名字。我之前就想着我的儿子一定是这个名字,就是这么巧合,他不是我儿子,还能是谁儿子呢?”

 

小胖子看了看天色,听着自家老爸的大嗓门“该回家了,别玩了。”扁扁嘴,小声嘀咕“你下次还来吗,我想和你一起玩,幼儿园的小伙伴们虽然会和我玩,但是他们也背地里说我胖。”

“胖怎么了,就算胖,你也胖得很可爱,没有啊,我觉得你不胖,你长得挺可爱的,我喜欢你,我跟你做朋友。”尤豆子瞪大了眼睛,一派我罩着你的样子。

 

小胖子的脸刷的就红了,美滋滋地笑了,摸着后脑勺拉着尤豆子扭扭捏捏的走过来,看见两个大人不明所以的样子,小胖子跟小炮弹一样一下子抱住了自家老爸的腿,把脸埋在了冯豆子的怀里,“刚才,豆子说我长得可爱,说喜欢我哎,要跟我做朋友。”

两个大人哭笑不得,原来是这样,看他脸红的样子,还以为尤豆子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那你们要好好做朋友,不能吵架呀。”冯豆子弯下腰,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脖子上的项链滑了下来,戒指打磨的光滑,晃过来带着银光。

尤豆子歪了一下头,“叔叔,你的戒指真好看。”

冯豆子笑了,“我也这么觉得。对了小帅哥,你为什么想和我们家小胖子做朋友呀?他这么烦人,你不会讨厌他吧?”

尤豆子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他和我爸爸可像了,而且我爸爸比他还烦人哦,我都不介意。叔叔,我跟你说哦,东东也叫东东,东东的名字和我爸爸的名字一样哦。我喜欢我爸爸,自然也喜欢东东。”尤豆子被冯东东牵着跑开,没看见这个叔叔突然苍白的脸。

 

 

“我叫冯东东。”

“我叫尤豆子。”

“我愿意和你做朋友。”

“我也是。”

 



回程的路上,尤豆子依旧很兴奋。

“今天玩的开心吗?”

“嗯,开心。”

“因为交到了新朋友?”

“对呀。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东东啊。”

“只要想见,自然会再见到的。”

 

尤豆子玩了一天,在车上说了一会话,就睡了过去,做梦都带着笑。他睡熟了,没看见自己老爸有些怔忪的神情。想起冯豆子在尤豆子说完那句话后骤变的表情,想起他们的对话,想起那抹银光,井然静静地开着车,回程的路上,什么话都没说。他想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极不好看,但是又无力去掩饰。

他看到了那个划过的银光,设计师天生的敏锐度和记忆力告诉他,他见过那个戒指。

他曾经见过尤东东来巴黎遇见他之前的一些照片,有一张照片,他的脖子上也有一个戒指,一模一样的款式。

冯东东,尤豆子。

原来如此,为什么收养的的时候,尤东东看到那个名字如此失态。

东东,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到那个名字的,我终于知道了。

我以为我已经完全知道你了的过去,却原来只是片面而已。

 

“井然,接电话了。”尤东东的声音在车里,那是尤东东给他专门录的电话铃声。

“东东,怎么了?”井然嗓音有些干涩,但是在电流的杂音下,尤东东没有听出来。

“surprise!!井然,我已经到机场了,你有空吗?来接我吧。”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哪有什么事?我儿子过生日我当然得回来了,他们不让我回来我也得回来呀!”

“你在那里,待着别动,我马上到。”这大晚上的,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在巴黎受了委屈,还是身体不舒服,井然有点后怕又有点着急。

 

天色暗了下来,风里夹杂着水汽,吹得凉嗖嗖的。路上零星有几个回家的行人,都急匆匆的低头走过。

  井然看见尤东东站在出站口,外披着一件厚重的黑色羊呢大衣,衬得脸色格外素白。这五年,尤东东心态很好,连带着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就像是他们初见的时候。性格还是有点脱线,身体还是那么单薄。

他大步走上前,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把尤东东又缠了一圈,尤东东摸着热乎乎的围巾,笑得开怀。

看着怀里的人,井然有一种冲动,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过去的那些又怎么样呢,有人还爱着你,那又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怎么待你更好才算最好,但无论如何,绝不放开你。

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巴黎那边是出了什么事情吗?那边的人居然能放你回来?”井然环住尤东东,嗅着呼吸间思念的味道。   

 

“我一开始也是以为我是真的回不来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我想留在那里,主办方也不会愿意的。”尤东东的声音里满是笑意。

“怎么了?”井然不明白为什么尤东东这么高兴,笑声藏都藏不住。

“你还记得赛事规则第二卷第一条吗?”

“团队负责人,带队教练以及后勤相关人员如果在赛事期间出现妊娠期早期或晚期反应,处于怀孕初期或者生产晚期,则不能参与赛·····东东 !”井然猛地反应过来。

尤东东扑到他的怀里,在飞机上积蓄了几个小时的情绪终于有了宣泄口,“井然,我们有孩子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