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冬叉】交融

概述:我记得之前大大画过这个图,当时就想写这个脑洞来着,终于产出,哭泣。



正文:

门外爆破声骤响,枪声吼叫声此起彼伏。罗林斯没有理会,他有序的指挥着自己的队员们撤离。乔治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罗林斯冲他摆了摆手,乔治一咬牙,冲出了安全屋。


打开暗格,启动机关。他没有开灯,朗姆洛那里本身就是一个光源所在,黑暗中,罗林斯深深地望着朗姆洛紧闭的双眼,脸色虽然没什么变化,目光却充满了浓重的悲哀。“朗姆洛,他来了。”

一室寂静。

没有回答。

“我不想见他。”言语犹在耳边。


铁门被一把轰开,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愣在当场。

他们听说这边有九头蛇的残余势力在这边盘踞,于是过来围剿。

密闭房间里放着一个高大的玻璃圆柱容器。它大约有三米高,宽一米半,底座有类似龙头的排水闸。朗姆洛就在里面, 他大半张脸都被氧气罩盖住,脸颊已经瘦得凹了下去,脸色也苍白得几乎透明,他的头发有些长了,随着液体上下微微起伏,像是沉睡的王子,像是深海的人鱼。好像都在等着真爱,等着真爱将他唤醒。容器里面充满着透明的液体,各类导线紧贴着朗姆洛的头颅。

没错,头颅。

只有朗姆洛的头颅。


巴基感觉从头到脚冷透了,比冰冻时还要冷。他伸手触及,只有冰冷的玻璃璧。


巴基下意识就要砸破容器,可下一眼他看到了密码体系,他见过这个,九头蛇的设备,一旦外力破坏,就会引爆炸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风格,九头上惯用的科技。


“出去。”

罗林斯在器皿后面出现,一字一顿。

“你这是在做什么?”巴基的牙关都在颤栗。

“我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罗林斯眼底空茫冷窒,“你们想让他死,我只想让他活着。”

“他只剩这个了,我也只剩这个了,你们怎么就不能放过我们?”


“把容器打开,我要带他走,别逼我动手。”

“他不想和你走。”

“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是他最后见过的人。”



“他爱我,我爱他。”这句话简直是从齿缝里逼出来的回答,巴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简直费尽了全部心血,耗尽了全身力气。“我要带他走。”

“他爱你,你爱他,”罗林斯低声重复了一遍,冷笑起来。

他冷冷的看着巴基 巴恩斯。朗姆洛的话,言犹在耳。

“我不想见他。”

那时的朗姆洛望着虚空中漂浮不定的某个点,目光空白冷淡。

“别让我见他。”


“他当时被整栋楼压着的时候,你在哪?他当时被烧得皮开肉绽的时候,你在哪?他当时被注射血清的时候,你在哪?他当时被你的伙伴生生炸裂的时候,你在哪?他当时生死不知的时候,你在哪?他濒临死亡的时候,你在哪?你都没有回来过,没有寻找过,没有承认过,现在你告诉我你爱他,巴基巴恩斯,你爱他什么?你就是这样爱他的吗?”

巴基巴恩斯刹那间握紧了拳,手背上青筋暴起,极其可怕。



“你确定你要带他离开?”

罗林斯望着巴基,笑了。 他轻轻抚摸着玻璃璧,动作非常轻柔,就像是对一个经年的老朋友道别一般。他手上有微微的热气,将玻璃璧熏起一点薄薄的白雾,然后刹那间就散去了。他注视着朗姆洛,说不清那眼神里有什么情绪。他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仿佛很复杂,又仿佛有点悲哀。


 “我要死了,那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不想见你。我都得死了,他怎么能比我活的长?”罗林斯笑意温柔。


巴基看到他手指微动,“不!”

罗林斯和容器里的人同时炸裂, 鲜血在半空中飞溅,那一瞬间仿佛被无限延长。水里的血红色是如此鲜烈,仿佛带着刻骨的炙热,能把人的眼睛生生灼伤。 

巴基坐在地上,一身血水。



那血就像是能够蚀皮腐骨。

否则为什么如此刺痛难当。

评论
热度 ( 27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