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最好(第四章)

“帅哥美女们,我回来了!”

一声熟悉的声音惊起了办公室所有埋头干活的脑袋。刹那的鸦雀无声之后,是震耳欲聋的尖叫。

“尤东东!!!!”

“你还知道回来!!”


 饭桌上,气氛空前热烈,大家看着尤东东,发现他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明理、晓事、知情知趣,又懂分寸。

   过去的尤东东蜕变成了蝴蝶,惊艳了他们所有人的眼。

“东东,东东,学成归来,发表一下感言,这么久在国外学到了什么呀。”

“我学的这些东西概括一下就是,知识就是力量。”

“666666,这贫嘴也是知识赋予你的吗?”


“尤东东,你在巴黎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巴黎那边的公司都很照顾我。”

“这次回来还走吗?”

“不走了,以后就留在国内了。”


“东东,东东,你没良心,去国外那么久都不跟我们联系”

“我忙嘛,作为赔礼,我给各位美女都带了礼物,帅哥们是没有的,谁让大家都长得比我帅呢?”

“东东,你是不是认识了很多国际模特呀,怎么样帅不帅?”

“都说是国际模特了,肯定帅呀。”

“给我介绍个呗”

“人家看不上平胸的”


“尤东东,你嘴巴还是这么欠!”

“既然都很帅,那你有没有相中的呀?”

这林洛霏着一句话一出来,大家热烈的眼神就都聚焦到尤东东身上了。


大家都清楚为什么尤东东会离开国内,一走就是三年,大家心知肚明,但没人敢问尤东东现在的交友状况,多尴尬。但是总裁夫人不怕,他们也只好默默听着。

张扬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拽了林洛霏一下,但是林洛霏没有理会,目光灼灼盯着尤东东。

“东东,说呀,在国外有没有遇见的合适的另一半,刚才听你一直在聊国外的生活,说说感情经历吧,你在公司肯定能接触很多上流或者品相俱佳的合作伙伴,三年了,难道一个都没成吗?”

张扬放下酒杯,脸色有些难看,对着林洛霏说道,“霏霏,这是尤东东的个人隐私,尤东东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就不提,这有什么好刨根问底的?”

“大家不都想知道吗?我只是替大家八卦一下。老公,你不想知道吗?”


尤东东抬起眼看了一下自己三年未见的初恋,觉得时光没有在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留下痕迹,强硬的手段却是越发尖利。人啊,怎么都会变呢?

坐在尤东东身边的黄小米和薛娇媚有点着急地看了尤东东,怕尤东东吃亏,正想打个圆场,尤东东拿着酒杯起身了。


他走到林洛霏面前,笑容明朗,和当年他们谈恋爱时一样,这让一心想让尤东东出丑的林洛霏也恍惚了一下,心突然就软了很多。但一看身边表情有些不自然的丈夫,林洛霏的怒气又上来了。


“怎么,三年了都没找到一个适合的吗?东东,你也太差劲了吧。需不需要,我给你牵个线拉个桥啊,我身边的资源还是很多的。”

一时间,席上一片死寂。

张扬脸上铁青。

尤东东抿了一口酒“不用麻烦了,”他抬头看着面容精致的女人,“霏霏,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他摘下来左手上大家一直以为是用于装饰的手套,一枚戒指出现在尤东东的无名指上。






“东东,戒指这种东西珠宝店买一个就能带着,这有什么的,口说无凭,随便糊弄我们可不好。”

“我说的是真的。我和他在巴黎认识的。”

“巴黎认识的?那你现在都回国了,那你们这事肯定就没有下文了。”

“林洛霏!你够了!”张扬猛地站起,他受不了了,他看着尤东东黑沉沉的眼睛,有一种疼一路渗进了胸口,钻著心脏,往他最脆弱的位置上戳。他不能让林洛霏再留在这里了,他拉着林洛霏就要离席。

“张扬!你别碰我!”林洛霏声音尖利,妆容因为愤怒覆上一层扭曲,席上突然就剑拔弩张起来。

“霏霏没什么意思,张总你别激动。”尤东东上前一步隔开两人,又示意其他人过来帮忙,把林洛霏的位置和张扬隔开了。

“霏霏想知道我就跟他说呗,这有什么不能提的,秀恩爱我还是很喜欢的。我跟我另一半挺好的,这次我回国,他跟着我一起回国内发展。”

“他做什么的呀,需要我帮忙介绍工作吗?”

“他也是做设计的,自主创业挺好的,霏霏,你不用操心这件事,你这么关心我,就不怕张总吃醋啊。”林洛霏脸色僵硬,冷笑了一下。

“既然都到国内了,什么时候带出来让我们看看呗。”

尤东东摸了摸头。“他最近比较忙,可能是没时间、”

“尤东东,你知道的,说一个谎时要用一百个来圆的。”林洛霏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

尤东东终于不笑了,深深地看了她。“霏霏,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你好,我找尤东东。”突然,包厢的门被推开。

来人身型笔挺,鼻挺唇薄,轮廓温柔,像是跑的急了,梳理整齐的发微微散落,几乎就快拂上他的耳根。姿容端正,外表极为出色。衣着看似简单,但设计高端,材质优越,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绅士做派。


“他们非说你是我瞎编来的,来来来,介绍一下自己,你是我什么人?”尤东东领着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我是井然。是东东的未婚夫,东东跟我提过很多之前在公司的事情,说受了大家不少照顾,在这里我要谢谢大家。”井然举杯向大家示意。

“井然!您是那个国际上特别有名的室内设计师是吗?” 薛娇媚捂住嘴惊呼,大家也窃窃私语起来,毕竟设计这一行当的名人屈指可数,除开新秀尤东东,井然是最有知名度的了。

“我就是个室内设计师而已,担不上特别有名这一说,你这么讲,我就太不好意思了。”井然笑容真挚,见之生喜。如阳光的碎片,又温暖又耀眼。

“您的事业不主要都是在海外发展吗,怎么突然打算回国内发展了。”黄小米星星眼的望着井然,天哪,尤东东真是好命啊,未婚夫长得真帅。

“东东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井然唇角微扬。他笑起来眉眼舒展,特别的好看,那双眼里就尤东东一个人的影子,是这世间最不舍得放手的珍宝。

“井然先生,国内市场变化的这么快,为了东东,你重新归置事业,会不会太贸然了?”一直沉默的林洛霏发话道。

“就算是要重新白手起家,我也陪着他。”井然看了林洛霏一眼,那目光既黑又沉,隐约带著几分探究,言语回复的坚定。


尤东东上前牵住井然的手,“没事,你要是变成穷光蛋了,我养你。”十指紧扣,手上是相同的戒指款式,大家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尤东东说的都是真的。


尤东东真的找到良人。


“张总,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天也不好,所以让他来了这一趟。提前离席真是不好意思,你们继续high,作为补偿,这单就让我请了吧,我们有空再聚。”这话说出口,大家才意识到原来尤东东早有准备。林洛霏一场算计,全被尤东东看在眼里了。他只是不说,只是不说。


外面秋雨已经停了,但是风一吹,还是有些透心凉的冷。等红绿灯的间隙,井然给尤东东揉着太阳穴。

尤东东今天超级开心,一想到在酒桌上介绍自己马上就要结婚的时候,自己原来那些同事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井然看了他一眼,问道“笑什么?”


“在想今天的那些同事啊,见到我回来,都跟着木桩子一样,我就说这种先斩后奏的正面冲击才叫惊喜呀,之后他们知道我要结婚了那个表情,就跟脑袋被炸了一样,你再一出来,那个效果,就直接变成核爆炸了好嘛?哈哈哈,我未婚夫真帅,一出场秒杀了全公司的颜值啊,黄小米看你都看呆了哈哈哈哈,我还以为她们会对着你尖叫晕倒来着。”


想起来黄小米是谁之后,井然皱了一下眉,“你是说之前抱着你胳膊歪在你身上的那个女孩子?我不喜欢她抱你。”


尤东东呆了好半晌,随即「噗嗤」一声笑出。「你吃醋啊」

  

  井然没说话,耳朵却慢慢红了。他没答,但答案显而易见。


  

  尤东东笑了起来,拽着井然的胳膊吧唧一声亲了他的脸。「你真的很爱我呢。」

  

井然耳根子微微热了,轻轻握住了尤东东的手,嗯。

 尤东东偎在井然怀里,汲取他的温热。这一瞬,眼眶竟微微地烫了一下。

  那感觉忽然而来,又忽然散去。

    他经历了很多,那些年不是浪费,那些年不是错过,只是迟到了,只是还不到时候,而现在,他终于等到了对的人。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们会一起走下去,相互扶持,相互陪伴,去很多美丽的地方,吃很多好吃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自从和井然在一起,他不会在感觉空乏。心里的空缺,在一点点填补回去。

  井然给了他幸福、温暖,一个同行的陪伴,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即将开始的新的家庭。虽然现在没同等地填补回去,但他会做得更好的,会为了他们的将来继续努力。


  尤东东抱紧井然的腰,心想:我们的日子还很长。



到了楼下的时候,尤东东已经开始犯瞌睡了,井然轻轻喊了他几声,“东东,我们到家了,回去再睡。”,尤东东没回应,井然想了想,轻轻把尤东东的安全带解开,尤东东不能着凉,井然又把后座的毛毯披在他的身上,自己先下车,把尤东东挪到了自己的背上,冷风一吹,尤东东清醒了些,但酒劲也上来了,看着身前毛茸茸的头发,伸手就要去捏井然的脸,捏完脸又要把魔爪伸到耳朵上去。井然任他捏,小心往上称了称,省的尤东东掉下去。“一会回去我在给你做点解酒的东西,这么冷的天喝酒,胃会痛的。”


“好的好的,遵命遵命。”尤东东一口应承着,至于听没听见,他心里最清楚。



安顿好尤东东,已经快午夜,井然看见尤东东已经睡熟了,起身轻轻带上了门,离开了尤东东的公寓。刚回国,自己迁过来的海外工作室要刚刚入驻商业区,人员调配还要处理,最重要的是婚房的装潢需要自己秘密设计,作为惊喜,还是去工作室绘图比较保险。


下来楼,还是忍不住看了看尤东东家的窗口。尤东东刚回国时差还没倒过来,今晚又喝了酒,井然担心尤东东的身体会不会不适应高强度的应酬。站了一会,确定灯没有再亮起,才放心的离开。


井然的身影消失在单元门口,花园的阴影处走上来一个人。


评论 ( 18 )
热度 ( 82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