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最好(第三章)

下雨了。


冯豆子整理完上午的账目,就在店里坐着,外面雨下的倒是不大,但即便如此,虽然是大中午,但是天色阴暗,还是给人一种四五点的错觉,即便是生意火爆的冯家菜馆,下雨天的光景也很是清冷,冯豆子纠结还走不走,他今天没带伞,要不晚上直接睡在店里算了。


路过日历的时候,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尤东东已经走了三年了。


不知怎么,他突然想起张扬,想起一些旧事。


说来好笑,其实尤东东走后第一年里,张扬和他虽然不算是两看生厌,但的确是一直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但自从张扬结婚之后,他们之间反而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喝酒聊天。


没错,你没看错,在张扬结婚之后。


事情转折在尤东东走了的第二年,张扬结婚了,和林洛霏。张扬同意,林洛霏同意,毕竟不是对方也会是别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不快乐,不幸福,却得继续。有名无实着,堵着家族的嘴,除此之外,还能怎样。


那是张扬结婚前几天的一个中午,天气和今天差不多。

那天张扬来了冯家菜馆,大中午的突然再见,冯豆子还是很惊讶的。

张扬包下了冯家菜馆,一个人要了十瓶啤酒,坐在那里慢慢地喝,喝了一半了,招呼冯豆子过来一起喝,冯豆子知道,张扬这是有事了。

他们坐着对桌,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吃菜喝酒。喝到最后,张扬坐在地上抱着酒瓶子说:“冯豆子,跟你说句实话,我今天看到你,其实我很高兴,我觉得我不是那么恨你了。”

“不用你恨我,我一直恨着自己呢。”冯豆子说。

“喝,我要看你醉!”张扬这么说。

那天,他们喝了很久,从中午喝到晚上,但冯豆子没醉,张扬把该给他喝的酒差不多都倒到了自己的肚子里。张扬喝得烂醉如泥,他的公司的员工过来接他想要带他走。他不肯,摔坏了所有的啤酒瓶,大声地喊着尤东东的名字,手抓着门久久不愿意松开。冯豆子看着张扬在这里耍酒疯,便让这些人明天再来,提前一些过来给张扬打理打理好去公司。大家看也只能这样了,就都散了。


冯豆子背着张扬把他放到了休息室,人散了,灯要关了,张扬好像就清醒了,他不喊了,一米八几的人在床上坐起来,说了句,“别关灯。”


冯豆子沉默了一下,从前台柜子底下拿了一盒他姐夫偷偷藏的玉溪,递给张扬。

张扬的手微微抖着,试了几次都点不上烟,冯豆子接过来点燃了,塞进了形容狼狈的男人手里。张扬抽的急,烟烧的很快,烟灰掉在他昂贵的西装上,他看也不看,弹也不弹,任由它碎成几段。

张扬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我不想结婚,我不想结。”

冯豆子打趣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笑的平静,也笑的苦涩。那些表面上的幸灾乐祸都是装出来逗趣的,冯豆子知道,张扬也很清楚。


“这一年,你在变,我也在变,大家都在变,你还能留在这里,我却守不住本心了。我不想结婚,但是我必须结。”


张扬笑着,眼里却全是泪,衣装革履的外表狼狈之后袒露的全是真情实意,全是之前想说不敢说现在却终于说的真心。



“不是只有两情相悦才叫爱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和自己想要的人共度一生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我就只是不甘心。我知道,相爱是很难的,多得是我这样的,你爱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又爱着别人,对吗?我真嫉妒你,哪怕他已经离开你了,我还是嫉妒你,羡慕你,怨恨你,你毕竟曾经有拥有过,可我呢?我连回忆的机会都没有,冯豆子,你可怜,我也可怜。”张扬眼睛通红,望着墙上虚空的一角,言语喃喃。声音很轻,怕惊扰了什么似的。冯豆子没说话,知道自己只需要听。

“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是在一个起点上,也许你还有机会,我却是从来都没有的,只是我不肯放弃。你们如果还能在一起那叫兜兜转转破镜重圆,我呢,尤东东自始至终都把我当做老板,我们的关系从来都和爱情无关。可我一直不肯承认,我觉得像我这样的高富帅,而且一腔真心,还是有机会的。但现在我输了,”他悲伤地看着冯豆子,眼睛里全是血红的血丝。“虽然我一直觉得我比你强,可我输了,没输给你,我输给了我自己,在我妥协的时候,就失去了一切可能性。现在,我做不到那些等待了,我连等待都做不到了,是不是很没用?”张扬攥住冯豆子的手,力气惊人。


“我明白的。”冯豆子对他笑了笑,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我不能再等着他,爱着他,护着他了,冯豆子,你能吗?你还能吗?”

“我能。”

冯豆子,你把我那份继续下去吧,你得继续下去。这个世界上一定要有个人很爱很爱他,那个人不能是我了,我能想到的就是你了,我说话呢,你听到没?”张扬真的醉了,他开始语无伦次。

“我知道。”冯豆子说道。他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想说的他都懂。


外面的雨还在下,哗啦啦,哗啦啦。

张扬的声音渐渐低了,他睡了过去。

冯豆子的心也轻轻的跳着。

远远地有歌声传来,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字,歌词模模糊糊的,在雨里消散。

哪怕等待等待再等待,哪怕永隔一江水,我和他是河两岸。



深夜里,张扬咕哝着“.....不能,不能让他一个人,他那么笨.....”


冯豆子在那天晚上抽完了剩下的烟,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毁尸灭迹了所有的地上的烟头,顺便买了一盒玉溪替补上了空缺。




叮。

有声音突兀的惊起雨声和思绪,冯豆子从回忆中抽离,拿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发件人是张扬。冯豆子心想,这人,还真是不经念叨。


他点开锁屏。

寥寥几字。



“尤东东回来了。”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