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在巴黎的日子(最好番外二)

三年后。

“···尤先生,你确定要放弃这个机会吗,我们给你提供更优渥的环境,巴黎的市场远比国内开放的多,我个人还是希望你能就在这发展。如果你对我们公司的薪资不满意,我们可以在进行协商,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是不是底下的团队有什么声音,或者国内的公司向你提了什么······’”格林先生完全没想到尤东东会提出回国的打算,看着他一时说不上话来,这个孩子在年龄上和他的孙子差不多大,作为一个亚洲人,作为一个Omega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席位,这几年的艰辛他都看在眼里,现在却在他事业最顶峰的时候提出回国,着实让他惊讶。

 

“不用了,格林先生,谢谢您这几年对我的照顾和爱护,我这次回去并不是因为团队内部有什么问题,也不是国内那边的公司对我许诺了更高的要求,我在公司这几年,您应该也了解我的人品。其实我在年初的时候就跟您提过我打算回去了,不是吗?“,尤东东心平气和的安抚着老人家,气出好歹来可了不得。天真的性格,无辜的脸,专门搭配在一起简直是大杀器。这几年的时光没在尤东东的脸上留下痕迹,气质的提升也让他更耐看了,不笑的时候沉稳的样子能唬住一批人,唯有笑起来的模样依旧非常明朗。

“我以为你当时只是压力太大,没考虑清楚,所以我说让你好好想想。后来你没再提出来,工作也更加认真,我以为你想通了。你方便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老人把目光一点一点的移到尤东东脸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他。

 

“我的想法其实一直没有变,只是手里的案子没有做完,我不能扔下这一摊事情由着自己的想法来。我想在离开之前再为公司多尽一些自己的努力,再多做出一些成绩回报公司对我的栽培。我这次回去只要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还希望您能理解。我是家里的独生子,这几年在外打拼家里一直很挂念我,我父母这几年也见老的厉害了,今年年初的时候身体就不大好了,我想回去多陪陪他们。”格林先生听到这,知道没什么立场能劝也肯定是劝不动了,叹了一口气,

“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强留你了。你是个非常好的孩子,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优秀的品质,我想你许诺,只要我还在公司,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席位永远为你留着。只要你想回来,公司随时欢迎你。”

“真是太感谢您了。”

“打算什么时候走。”

“只要您同意我的离职,这个月底我就得掏机票钱了。”尤东东做了个鬼脸,“你呀,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格林先生笑着摇了摇头。尤东东知道,这事就算是成了,格林先生妥协了。

又跟格林先生聊了几句,有团队里的成员过来敬酒,一时之间众矢之的脱不开身。可是越到后来他越觉得身体不太对劲,后来实在是有些难受,尤东东借着微醺的接口溜到了洗手间,身体的躁动越来越明显,竟然是发情的征兆。势头来的迅猛,又猝不及防。

该死的,他的发情期明明刚过完没多久,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发情。

尤东东一咬牙,在门口放上维修的标志,反锁了洗手间,立马给自己相熟的Omega打电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信号却非常的弱,根本没有办法通信。尤东东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人阴了。尤东东用混沌的大脑努力思考,终于想起来有一杯酒不是自己拿的,那是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侍者交给自己的。

眼熟?眼熟!他想起来,他见过那个侍者,半年前他们之间还有矛盾。因为当时这个男生刚刚成为设计团队的一员,上交过来了一个方案,方案里有很多不符合市场规划的纰漏,他让这个人拿回去修改。但男孩子当天就甩脸子不来了,不肯承认是自己的方案有问题,直指尤东东嫉妒她的才华,怕以后自己会抢了他的功劳,才把自己使绊子的,并说了很多尤东东靠第二性别上位的话。但公司没有理会他的说法,直接将他辞退了。

看来,十有八九是那个侍者的酒有问题了,今天真的是走在河边湿了鞋了。

尤东东暗骂一声,不管那个男孩子今天以侍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是早有预谋还是正巧赶上,这事都大发了。

大厅里的人不是巨富商贾,就是知名上流,他这样一身狼狈的出去,明天就会被沦为笑柄,就算他马上就要回国了,也因为他月底就要回国了,以讹传讹,还不知道流言会传成什么样子,这后果简直是不可想象。

可是现在也已经没有办法了,他既然不能出去,就只能呆在这里熬过去了,他只能希望现在这个宴会上的alpha都不要出大厅,抓紧有一个Omega能来上厕所。

尤东东将自己反锁在最里层的隔间里,蜷缩在角落里。

没办法,他现在听觉嗅觉都异常灵敏。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成效并不大。

渐渐地,他开始有些慌乱。

因为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是浓重的Alpha的味道。

是带有侵略性的味道。

是带有恶意的味道。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