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在巴黎的日子(最好番外一)

尤东东在巴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尤东东在巴黎住着别墅,对,你没看错,别墅。

尤东东的?你傻啊,当然不是。是公司给安排的房产。

别墅环境好吗?废话,当然好。虽然尤东东的别墅是最小的,而且是租的。

租的?小的?租的怎么了,小了怎么了?有总比没有好,更何况就算是最小的,居住条件也是极高的。

钱谁掏?自然是公司掏钱。尤东东,依然是个穷人。

尤东东一个人住?对呀,毕竟是个从海外过来的中国人,而且还是个Omega,国际合作要的就是好态度,当然不能亏待了尤东东。而且你不知道发情期会影响易感期吗,集体发情的后果那么恐怖,怎么可能会让学员们住一起。OO都不可能,AO,屏幕前的你在想什么。

所以用钱能搞定的事情都不是事情,多花钱,但是能图个心安,这个可以有。

尤东东对面其实也有一栋别墅,尤东东来的时候本来是想拜会一下新邻居的,但是前期刚到巴黎他要办的手续太多了,天天忙得不可开交,有时间去的时候,邻居总是不在家,一来二去,尤东东就把这事忘了。

 

尤东东初到巴黎,没几天就和旁边邻居老夫妇家的金毛打得火热,天天都在差不多的日子里度过:早上睡醒的时候看见老夫妇带着狗散步回来,老夫妇去做义工把狗托付给尤东东,尤东东帮忙看狗,清晨里在湿乎乎的花园里和狗玩,被扑的满裤子泥脚印,因为高兴所以不在意,然后玩够了把狗锁在老夫妇院子里的狗屋里,回屋子里换衣服准备学习,去学校学习,累成狗回家,继续学习,接点设计外快多赚些生活费,累成狗睡觉。

 

因为一次偶然,金毛被长期寄养在了尤东东那里,有一天,金毛趁尤东东一个不注意,撒了欢的又滚了一身泥泞,尤东东撸起袖子就打算拿水管给狗冲个澡,没想到平常很听话的金毛今天很不给面子,东跑西窜就是不肯让水柱落在自己身上。尤东东气的跳脚,在院里追着狗跑,前面汪汪汪,后面啊啊啊。尤东东在后面喊:“别让我追到你,只要让我追上你,我就把你········”·话还没说完,狗狗自己叫了几声“汪汪汪”声音抑扬顿挫起承转合。然后一声轻笑打破了这一场闹剧。

 

有个男人,在对面的庭院里逆着光站着,手微微搭在白色栅栏门上。很像是之前他初中女同桌爱看的言情小说的场景,就是那种初见一眼白马王子,校园爱情温柔校草的感觉。尤东东下意识就想起来当时那篇文章里写的句子,突然就对上了号:天特别蓝,风很清澈,他一身白色衬衣,站在阳光下看着我,那么干净。

 

那句话,隔着这么多年,突然就想了起来。尤东东也感觉不可思议,他在这里开小差,上天就开始惩罚不专心的他。金毛感觉脖子上有点松,立马就撒了欢脱离了尤东东的掌控,嗖的一下就挣脱了缰绳,一身泥泞的就往那边的那个人身上扑。尤东东吓得蹭的就站了起来,天哪,那是个傻狗吗?白衬衫啊,那么干净的衣服。然后就以后来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快的速度跑了过去,打算抢救一下,结果狗没撞上去,他一下子把那个人撞到在地,天地良心,他本来是想要拉一下那人的胳膊让他避开的,没想到拽不动,他使的劲也大,惯性使然,反而是他一头撞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冲劲使然,把人压在了身下。咚的一声响,一个胸口疼,一个脑袋疼。这简直是戏剧化的转折,把一个应该是路见不平怜香惜玉英雄救美的桥段生生弄成了像是见色起意欲擒故纵投怀送抱。

和邻居第一件见面就闹出这么一出,真是尴尬,尤东东这么想着,连声说着抱歉。

“你衣服没脏吧。”尤东东翻身坐了起来。下意识用中文询问道。

他们离得有些近了,尤东东闻到一阵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像冬日暖阳。

是个Alpha,尤东东的心微微抖了一下,他向后退了一步。

“我人都被撞倒了,你还关心衣服呀。你其实不用拦它的,反正它扑过来也是现在这样,再说他体积还小,它撞我比你撞我要轻多了。”那个男人好像没注意尤东东的动作,笑着说,尤东东发现他用的是中文,顺便指着胸前两个泥手印,以及腹部的一片湿泥。的确是这样,尤东东刚才跟金毛闹,身上也没干净到哪去,就像是这个男人说的,还不如狗撞过来呢。

尤东东尴尬的抬起手,下意识就打算挠挠头,手腕一下子就被握住了,当然只握了一下就立马松开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手上都是泥,别去碰头发会比较好。”刚才坐着不明显,站起来之后,尤东东发现这人比自己高了不少。顺带想起刚才脱口而出的中文。“你是中国人?”

 “是啊。我刚来巴黎没多久,暂时在这边工作。你是新搬来的住户?”

“那可巧了,我也是刚过来的,最近在这边学习设计,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尤东东突然有种他乡遇故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没想到邻居是中国人,异国遇上一个同乡,的确是件很惊喜的事情。

“设计?我也是做设计的,你学的什么类别?”那人听尤东东这么说,也很是好奇。

“你也是学设计的?”尤东东觉得这个邻居是真的挺投缘的。“我是学服装设计的。”

“我是做室内设计的。”那人拨了拨刘海,挪开了微微挡眼的发丝。尤东东这才发现这人的眼睛眼角自眼尾处慢慢地收成一线,修长,如同一笔浓墨写到了头时扫出来的那片氤氲,是态度姿容端正温敛,是一副好形貌。“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玩。,我最近没什么事,会一直在家里,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跟我说,都是邻居又是老乡,别客气。对了,你要不要去换身衣服,虽然现在太阳大,但是还是容易着凉的。”

 

尤东东这次意识到自己这一身泥泞着实太丢人了,立马蹦起来,抱着金毛撒丫子就往屋里跑,走到一半,想起来那个男人好像被自己撂在原地了,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忘了问,你叫什么?”,那个男人眼里面好像乘着阳光,“我叫井然。”

 

那一瞬间,着实惊艳。

井然,井然,回到家之后,尤东东越想越觉得这个名字耳熟,辗转反侧间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名字在哪听过。井然是国内非常知名的室内设计师,是在国际上拿过多次奖项的人啊,自己的邻居是个很厉害的人啊,我也得继续加油,带着这样的想法,尤东东的睡了过去。

这就是他离开那里之后的第一场相遇。

这就是尤东东认为的他们的一场相遇。

评论 ( 7 )
热度 ( 79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