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巍夜澜】夜尽天明(第三章)

听着,我不在乎你是鬼。

这是夜尊坐下听到的的一句话,字字如刀,溅出火花。

而且,我早就知道了。

如果说第一句是山河震荡,那第二句话便是摧枯拉朽,万物成灰。

 

赵云澜喝了一口酒,斜睨着坐着的人,看他姿态僵硬,不由好笑,“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不知道呢?我的眼睛不只是好看,而且比你想的还要好用的多。人啊,比你们鬼还要刁钻的多,而且,你看着我的时候,就不会关注别的。我们那一次秉烛论画,你以为没有什么,我却看到那你身前烛火不会晃动,我知道了你没有鼻息。那一次我在屋前对你表示倾慕,我拉住你的手,我知道你害羞,你那么快就甩开了手,然后我发现你没有脉搏。那一次我差点被落石砸中,你护住我,我贴着你,发现你没有心跳,这些我都知道。我甚至能一辈子,一辈子就这样装做不知道,”说到这,赵云澜顿了顿,眉目颦蹙,“可你太单纯了,小巍,甚至有点笨,你为什么觉得,知道了你是鬼,我就会不要你呢?你是人,是鬼,对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因为我爱的,是沈巍。我过去,画山画水画市井,可现在,除了画你,还是画你。可你就那么跑了,都不敢听我说话,你消失在我面前,我发现根本就找不到你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留在这里,一直在想,如果你不回来我该怎么办,后来想好了,不怎么办,我会等你,除了等你,还是等你。”赵云澜握住那双没有温度的手,环住没有心跳的人,字字郑重,“小巍,你得相信我。相信我对你,用情极深。”

 

夜尊揽住怀里的人,眼中泛红,脸色森冷,不发一言静静的听着,心口压得喘不上气,说不上是伤心,是愤怒,是嫉妒,是感动,是伤心。有一条毒蛇盘旋而起,毒液烧的人心滋滋作响。他头一次这么恨沈巍,恨不得,杀了,撕了,剐了。

他眼帘下垂,薄红的唇角微微下调,他微侧头,不让赵云澜看见自己的脸,因为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他挥了挥手,赵云澜昏昏睡去,夜尊横抱起他,看着他眼下疲倦,知道他这段时间肯定过的不好。也是,心上人不在眼前,他如何能睡得安稳。他拿着剩下的陈酿,一口一口渡给怀中人。赵云澜酒劲上涌,浑身燥热,下意识向寒凉处靠近。他头枕着夜尊的肩,脸颊被酒晕染的通红,像火烧一样烫,贴在夜尊清凉的脖颈上,香浓的酒气呼出靡靡的味道。

 

夜尊将他放在榻上,描摹眉眼,从眼角眉梢到颈间曲线。他头一次那样温柔的对待一个人,那样小心翼翼,那样胆战心惊,像是触摸玉器,像是清点祭礼。

你胆子真大呀,一点都不设防。是因为,你以为我是你的小巍吗?

夜尊轻轻地吻上赵云澜,压倒他,那紧致的肌理,分明的筋骨,光滑的肤质,带着温暖贴合在夜尊的身上。夜尊第一次感受到可以透过身体传递的温暖,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化了。他缕出赵云澜的头发,细细拈磨,脸色越发苍白诡艳。他眼中明灭跳跃着一点燃灼燎原的星火,无明业火似的直欲焚尽天地万物。

 

我怎么没早点遇见你呢?

为什么最先遇见你的人,不是我呢?

不过没关系,最后和你在一起的,一定是我。

 

烛火熄了。

评论 ( 33 )
热度 ( 232 )
  1. 微笑的猫泅水以渡 转载了此文字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