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巍夜澜】夜尽天明(第一章)

概梗:这大概是男男版聂小倩梗,风流书生赵云澜碰到双生男鬼的风流韵事。

all澜三十题||第32梗,篇幅暂定,。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正文:

熏香甜腻,红烛折着艳色的光。一双修长的手拨开幔帐,在烟气里慢慢系上微敞开的衣袍,“公子,再留一会呀。”有一双纤细的手环过腰际,床幔下是一张风情未退的脸,是个美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眉心泛着青黑,夜尊微微一笑,女子面上一片薄红,凑近又见痴迷的脸,说道,“想留住我啊?”音色上挑,引得人心慌。女子羞涩的低下头,埋身在夜尊的臂弯里。夜尊微勾唇角,抚上了姣好的容颜,再起身,手上端着的却已是一副骨架,“你凭什么呢?”手掌一握,红颜在世上最后的存留也化作齑粉。转身离去的男人眉眼冷淡,谁能想到,这是刚才还在极尽缠绵温柔细语的情郎。



夜尊其实是喜欢人的,他觉得人是极为有趣的玩物,人有喜怒哀乐,体温心跳,善恶是非,他们总是给夜尊带来想不到的结果,比山川石木好看的多。夜尊喜欢看他们争夺,看他们撕咬,看他们俯首乞怜。

恶的人,面目肮脏,口蜜腹剑,笑里藏刀。善的人弱如蝼蚁,行之无力,饱受欺凌。这会给他长久的岁月增添记忆,博得他一时半会的开心。但他这个人天生反骨,不懂满足,日子久了,又想去找些更新鲜的东西,于是招揽更多的温柔乡,不停换着能让自己愉悦的对象。



以吸食人的精气作为修道之法是鬼道修行的不成文的方法,鬼道之人都这麽做,简单有效,因果循环源于人世贪欲,酒色嗔痴不过寻常。偏偏,哼,夜尊扯了扯嘴角。偏就有人不同寻常。

他和兄长都是天生地长的鬼灵,和寻常鬼魂不同,他们能力强大,又可自由生长。但情意也更凉薄。毕竟一心分两半,看什么都是淡淡。他和兄长什么都争,大多都是不相上下。兄长经年不出山,越发不像个鬼,他常年游历人间,却也没沾染半点人心。

他双生的哥哥,沈巍,和他一样,身有艳骨,形色清隽,长着和他一样鬼中难寻的好皮囊,偏偏不沾风月,只吸食山川精气,一派端方雅正,鬼的身人的态,令人作呕。

万鬼山上有两个王,各占半座山头。一边声色奢靡,一边皓月清风。一边丝竹鼎沸,一边孑然一身。泾渭分明,无人敢逾矩,楚河汉界,划得倒是分明。


夜尊回来的时候看着这一明一暗的山头,心里起了一丝异样,动有什么好,红尘三千不过大梦,越繁华越显寂静。静又如何,说是沉心静气,却也不过是无人牵挂,白衣苍狗,踽踽独行。这是一座山,却式分了两面。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夜尊摇了摇头,笑的邪肆。肯定是这几天不见沈巍,有些想念了,他看到我,脸色一定会很好看。


他没恢复真身,而是以人形慢慢走上了山顶。可他的白衣依旧显眼,远远望上去,如云坠墨。随萤火而行,夜风清冷,他兄长的宅邸微微透着光。夜尊嗤笑一声,一个鬼,点什么灯?拾阶而上,却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兄长是鬼,哪来的脚步声?这变故猝不及防,让夜尊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推开了门。


有一人提灯而来,青衣风流,眉眼在灯色中透着暖意,在对上那双眼睛的瞬间,夜尊忽然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温热的身体撞进怀里,夜尊下意识搂住,契合的像是拥住了整个人间。那人眉眼弯弯,抬眼望着他,眸中光彩全然映着他的身影,几乎要灼伤夜尊的眼睛。

“我一直在等你。”

从来没有人对夜尊说过这种话,包含着温柔与安定。他下意识揽紧了怀抱,这时他才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怀里的人,触手温软,竟是个人。

“我等了你很久了,小巍。”

夜尊要抚上腰际的手臂一僵。


我的好哥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好像,收到了一份大礼。

评论 ( 42 )
热度 ( 499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