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赢稷X伯力X齐衡】插翅难飞(第五章)

“伯力,你在等谁。”嬴稷伸出手,把伯力肩上的雪拂落。

伯力抿着嘴,没有回答。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一句实话。是不是齐衡?你是不是在等他?”嬴稷面无表情,语气却轻柔。

“我谁也没等。”伯力感觉的到,嬴稷在念着齐衡名字的时候,语气态度完全不是要维护保全之意。他看不透嬴稷的目的,怎么肯让齐衡陷入危险。

 

“是吗,”嬴稷冷笑一声,“伯力,既然我是驾着齐王府的马车来的,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嬴稷看着他,心里满是愤怒和失望,“其实答案是什么,我心里清楚。我要的,不过是你的一个态度,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其实赢稷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听伯力怎样回答他。他既想听伯力说实话,也不想听。伯力若是说了齐衡的名字,那就是在把那些情真意切赤裸裸扔在他的面前。可伯力若咬死不说,那就是在维护齐衡,他稀罕他,他怕他伤害他。

 

嬴稷微微一笑,“你对他,果然是情深义重。”他直视着伯力,眼里的恶意无所遁形。伯力看着这样的嬴稷,突然明白了嬴稷话里要表达的意思,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他竟是这个意思!他竟然!

“阿则,你····”伯力赤红了双眼,只觉得嬴稷现在所显露的笑容,每一个弧度都刺的他眼睛生疼。

原来嬴稷早就看清了他与齐衡的关系,竟不言不语的旁观了这么多年,这么私密的事情,现在却经一个小辈说出,毫不避忌的将这事情摊在了他的面前,尤其是这个小辈一直被自己当做亲弟弟一样看待,巨大的羞耻感翻江倒海般涌来。

“可是,太可惜了,他配不上你这份深情啊。”

话音刚落,十几匹骏马踏雪而来,马上的人翻身下来,一人手上拿了一个物事,浓烈的血腥气窜入伯力的鼻腔。

“奴才幸不辱命。”

“给伯力王子看看。”嬴稷朗声笑道。

咕噜咕噜,十几个圆形的物事被抛了过来,滚到了他的面前,点点红色洒落在雪地上,那是人头,他属下的头。

伯力大口喘着气,他这辈子没畏惧过什么,但此时,他觉得寒凉刺骨,寒冷的天气,空气越发稀薄。

刚才那个声音他听过,声音的主人是齐国公府上的人,齐衡这几年的侍卫长。每次去齐国公府上和齐衡见面,这个人总会向自己礼貌的请安。他身后的人,全是,齐衡的亲卫。

红色浸透了身下的雪地,渗进了他的衣摆,烙印在他的身上,黑色终于蔓延了他整个眼眶,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伯力站了起来,拉弓之声瞬间响起,唯恐伯力会对嬴稷不测。

伯力没在意,嬴稷也没在意,嬴稷看见伯力向前走了几步,跪倒在地,他抱住了其中一个女子的头,整个人都在发抖。他知道那个女人,从伯力还在匈奴的时候就一直照顾着伯力的饮食起居,后来伯力自请为质,她不在随行名单之上却千里迢迢追随而来。

伯力眼睛里都是血丝,他捧着那几张表情惊惧的头颅,拿着雪擦拭着那沾满血污的脸庞。

嬴稷半跪在地上,静静地看着伯力。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

“你看,他背叛了你。”

“伯力,你爱错了人。”

 

伯力猛地抬起了头,心脏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下一秒,赢稷反手劈到他的后颈,伯力昏死过去。他向前倒去,没有倒在雪地上,嬴稷接住了他。


赢稷借着月光,看着伯力英俊的眉眼,心扑通扑通的跳。

这个人终于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还是抱着那颗头颅,怎么也扯不开。赢稷挥了挥手示意无妨,他弯身抱起伯力,连着那颗头颅一起。


他把伯力放到了车厢里,车子摇晃着行进,除了马蹄声,一路上安静的令人窒息。昏迷中,伯力的嘴唇翕动,赢稷凑上前,细细的听。

他说

“你骗我。”

 

这个你是谁,没有人知道。

评论 ( 8 )
热度 ( 55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