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嬴稷X伯力X齐衡】插翅难飞(第一章)

前文: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写了夜尽天明之后,就好喜欢写修罗场,估计是因为我对by48和zyl48爱得深沉哈哈哈哈哈

正文:

宫闱深处有一处冷宫,多年前封藏,前几日重启。嬴稷来的时候,天上正下着雪,他随手在路上折了一枝红梅。什么都变了,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个宫殿,住的还是那个人。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热浪扑面而来。屋里修了地火,一进来他就起了一身汗。“他醒了吗?太医怎么说?”

“回陛下,没呢,还睡着。太医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入了寒气,多出些汗就能痊愈。”嬴稷挑起嘴角,“出些汗还不容易?”随手把身上的红色大氅扔给了近侍,抬脚迈进了里间。

他曾在这样一个下雪天和他最爱的人初见。月色印在雪上,泛着银光。那人对着自己笑,招手把自己引进屋里,塞给了自己一碗粥和一枚简陋的手炉让自己取暖。他看着这个人,红了脸。粥和手炉只是温热,却烫的他心慌。

经年已过,兜兜转转,他们阴差阳错了这么久,但是结果还是圆满的,他最终还是留在了这里,留在了自己身边。

他脱了外衫,只剩下单衣,怀抱着怀里的人,像拥住了整个天下。

外面还在下雪,屋里安静的很,烛心炸开的声音,雪花拍打窗棂的声音清晰可闻。面色潮红的伯力清醒了过来,慢慢睁开了眼。等五感回来,他感觉到自己身边还卧了一个人,横在手臂上的寝衣是金色的,这让他刹那间僵硬了身体,身后是谁,不言而喻。

嬴稷感觉到了伯力醒了,一使力把怀中的人翻了个身,让他正对着自己。“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在对上那墨色眼眸的瞬间,伯力就偏过了头,不肯再看,“你要杀就杀,何须多言?”

“我好不容易把你带回了我的身边,怎么舍得杀你?”滚烫的呼吸吹拂在伯力的耳边,伯力整个腰都被他从床铺上捞起,这致使身下的不适越发明显。

“不过你好不容易对我提了要求,我又怎么会不成全你,想让我杀你,好啊,”腰间贴近,嬴稷手上一分,伯力穿着的红色的寝衣再遮不住满身情痕。

“我会好好的杀你。一边杀你,一边爱你。”滚烫的身体覆上滚烫的身体,嬴稷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折了他的双腿,在上而下的望着他,卧榻上,伯力越推拒,嬴稷的欲望越兴奋,“看来你还是有力气,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都是给你准备的。我们,一个一个来。”

嬴稷眸色深深,让伯力想到了草原上的狼。

伯力无力的闭上了眼,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评论 ( 6 )
热度 ( 75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