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沈剑心X叶英】一叶障目(第四章)

叶英和公孙幽分坐首位,水榭内,七秀弟子来来往往,姿容款款,好不悠闲。


忽然,一阵悠扬的琴声夹杂着徐徐清风轻轻送入坊内,那美妙的琴音似乎很远,遥不可用,又似乎很亲近,缭绕耳际。一阵轻柔婉转的旋律过后,是亦扬亦挫的曲调,开始转而激昂。空气好像凝成了旋,铮铮激越,仿佛要舞起来似的,突然,随着一个扣人心弦的双音,琴声戛然而止,众人的心也随这一紧,在短暂的停顿后,慢慢的琴音又起,有人惊呼一声,大家循声望去,才发现莲叶间,不知何时,架了一面大鼓,鼓上绘着一幅莲花。

  

有一人伏在鼓上,像是睡熟了,琴音一响,渐渐舒展身形,临空而起,落于鼓上,脚踏芙蓉面,翩然起舞。伏暑之际,荷花初绽,粉色衣衫的佳人,凌波而动,俯仰间身姿柔美,回旋间衣袂翻飞。从容而舞,形舒意广。纤细的罗衣从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

清澈明净的琴声潺潺流动,那些琴声静静地淌着,淌过岁月,淌过年华,谈过高山流水,淌过山野农家,淌过弄堂小巷,淌过巍峨宫墙,然后淌回了这里,淌回了扬州的繁华与寂静里,终于不再歌唱。

 在最后一个音节里,善舞的佳人又缓缓旋坐于莲心上,微微阖眸,倾听微风细语。

音罢舞必,大家却都久久不能回神,思绪还沉浸在余韵里。

“七秀之一的昭秀曲云姑娘,果然名不虚传。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世人盛赞之语果然不假。这琴音技法超群,想必是被世人盛誉无骨惊弦的琴秀高绛婷姑娘。”叶英赞叹道。

曲云和高绛婷携手而来,对叶英盈盈一拜。一个面若芙蓉眉眼绝色,一个清如霜雪傲比寒梅。

公孙幽让高绛婷先去后堂休息,把曲云招至身前,断了其他人的耳目窥探。叶英扫过曲云的面容,微微停了停,公孙幽注意到,便低了声音问道。“怎么,中意我们家曲云?”

曲云没想到师傅会这么说,微微一惊,对上叶英的容貌,杀伤力直面而来,虽然她对叶英无意,也不由也红了脸。

“哪里的事,我只是觉得曲云姑娘好生面善,冒昧问一句,我们可是见过。”

曲云待人接物是极为擅长的,待听到叶英相询,羞赧之色已经褪去,语调已是不急不缓,“月前,我曾去杭州为同门弟子采选过宝剑。想必是那时,与叶庄主有过一面之缘。”


叶英暗暗笑了笑,不止如此吧 。他不止一次见过这位曲云姑娘来过藏剑山庄,每次都是和二弟叶晖行在一处。诗词歌赋,志趣爱好,无一不谈。两人对上目光,二弟总是红了脸,全没有平日的精明。曲云姑娘也是小女儿姿态,远没有现在表现的这么落落大方。

你问他为什么知道,天泽楼四面端方,构建高耸,是个凭栏远眺的好地方。


“我观曲云姑娘,心思灵动,和我家中二弟,完全就是两种人。”叶英微微颔首,看到曲云因为叶晖的名字而凝神倾听,不由暗笑,继续对公孙幽说道,“我二弟也算是青年才俊,所以总有人示好,他倒好,总是婉拒。问及他有没有心仪的人,却总是避开话题,后来我和他长谈过一次,他说他有个很喜欢的人,却不知道那女子是不是也心仪于他,他又注重礼法,不好意思出口相询,你说,一个男子心思木讷到这种程度,要我看,曲云姑娘比他大方多了。要我说,若谁能得曲云姑娘的垂青,那必然是个有福气的人。”


曲云听到最后,知道叶英已经察觉了她和叶晖的事,现在这么说,只是为了敲实她的心思。她观叶英对自己语气平和,眼神澄澈,脸上并无不虞之色,便知道叶英对他们的事并无阻拦之意。

“叶晖叶少侠名门才俊,品行端方,自是极好的人,他心仪的姑娘若知道他的心意,必然荣幸。”

说完之后,再也掩不住脸上神色,通红着脸,退到了后堂。

公孙幽从这一问一答中,也听出来些许端倪,“唉,徒儿大了,留不住了。”

“徒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大娘,你且放宽心,我叶家的人品你是知道的,曲云姑娘嫁到我们家,你还怕我们叶家亏待了她?”


沈剑心要进七秀坊,七秀弟子不让,沈剑心又不能对女子动手,急得一身汗,后来想起身上带着藏剑的家印,才急忙拿出来,让门口的姑娘放行。大家看他如此着急,又是带着藏剑的家印,都以为藏剑有急事来寻叶英,便撤了重重关卡,再没人敢拦。一路上娇莺言语,目之所及都是绝色佳人,沈剑心心里的焦躁是蹭蹭的涨,终于是奔到了后堂,结果就听见叶英的那一句,“曲云姑娘嫁到我们家,你还怕我们叶家亏待了她?”

沈剑心脑子里的弦瞬间就断了。

“叶英,你要娶谁?!”

评论 ( 13 )
热度 ( 123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