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沈剑心X叶英】一叶障目(第二章)

轻舟飘荡,青色长裙的女子柔柔的哼着曲子,婉转的江南小调微微驱散了夏日的炎风。见叶英倚在船壁上闭目养神,好似已经睡去,不由微微停了桨暗暗叹了口气。这大热的天,自家少爷身体疲乏,本该娇贵的修养,在天泽楼寒凉度暑,偏偏离了山庄四处拜访。虽然老爷夫人是一片好心,可若不提,大少爷也不至于伏暑之日离家,又何苦遭这样的罪。

遥遥的看到渡口,罗浮仙拿了斗笠,轻轻推了推叶英的手臂,“少爷,我们已经到扬州了。等下了船,你先去别苑休息一下吧。”

叶英睁开了眼,眸色清明,哪里像是睡着了的人。

“我们下了船,分两路,我去分号查看一下账目,浮仙,你带着扬州分号的管事去一趟“香轩”,跟掌柜的说,把我之前预定的的那两份“醉烟罗”取出来,顺便梅兰竹菊系列的香脂各要七套,再多买些胭脂水粉分送给七秀的姑娘们,你们这边采买好了,我账目估计也查看完了,到时我们一起去七秀坊,拜会一下大娘二娘。”

今日门外身着蚩灵套装的七秀弟子拦住了一名奇怪的客人,藏剑弟子的高阶装备,一身华贵,身后是大包小包撑着礼箱的藏剑弟子,派头十足。

斗笠下的样貌看不真切,但气质清雅,站在那就像是一幅绝世名画。

“这位公子,入我秀坊,需把斗笠摘下来,通报你的身份。”

来人迟疑了一下,伸手拂开幔纱,姑娘只看到一双黑眸睇过来,沉静如水,“劳烦姑娘通报一声,在下叶英,前来拜会公孙大娘。”

“啊啊啊啊啊,你是叶英!!!!!”七秀弟子瞪大了眼睛,一身惊叫,脱口而出。刹那间,坊内一片沉寂,门外街道恍如定格,下一瞬,扬州巷道炸了。

“啊啊啊啊啊,那个人是不是叶英,你快掐我一下!!”

“真的是唉,天哪,他额上真的有梅花印哎!!!”

“啊啊啊啊啊,庄花看我看我,我是你的脑残粉!!”

“天哪,他怎么那么好看,我的天哪,看那个眼睛那个唇,简直完美啊啊啊”

“大男人长成这样,让我们怎么活!!!”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那个侧脸,我的妈呀,不行,我要晕过去了,你们谁接我一下?”

“他看我了,啊啊啊啊啊!!!”

“明明看的是我,你滚一边去!!”

“你少自作多情了!!!!”

“你才自作多情呢!!!”

七秀坊门前,各门派的姑娘聚作一团,七秀坊的姑娘听到风声也都赶了过来,满面通红,强忍着激动。七秀坊坊主叶芷青带着众人匆忙赶来,显然也是没料到叶英会突然来访。虽然早就知道叶英容貌绝丽,杀伤力极强,但也没料到真的是如此盛况。对着叶英容貌怔忪的同时,却也记着不能失了东道主的风范,尽着地主之谊,把叶英迎进了门。

下一秒,关门放弟子,七秀的姑娘们跟打了鸡血一样拦住了其他门派奔着叶英而来的女客们,“各位,对不住,今日七秀坊内坊不开放了,大家择日再来吧。”

门内外女子还在争。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啊。”

“保护庄花的安全!”

“你们又不是藏剑的弟子,管得太多了吧。”

“任何为庄花心折的人都是护花使者,你们不用太感谢我!”

“&……¥……Y%^#$”

“¥T##¥%¥#%#”

叶英听着门外的喧闹,“都是我惹来的争端,叶坊主,可需要我派藏剑弟子去门外看看?”

“这你就不知道了,女人的斗争就让女人去解决,你们这些男子插手只会让事态越来越糟,放心吧,我七秀的弟子在自家地盘上还能让别人欺负了去?她们会处理好的,您不用挂心。“叶芷青自是不以为意,一派轻松之态。“说起来,叶庄主多年不出庄,应该是没品过我秀坊的茶。这是新烹煮的青山茶,名唤红酥手,从采摘到煮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超过了一刻钟,味道就没有了最佳的口感。而且经女子之手煮过,味道最是清醇。我敢说,您之前即便喝过这青山茶叶,但一定没喝过这杯红酥手。毕竟一样的茶,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煮,自是有不同风味,叶庄主,还请品鉴一下。”

叶英双手接过,举手投足间,清风朗月之姿,看呆了七秀随侍弟子的眼,连叶芷青也晃了一下神,暗赞叶英的好相貌。“入口滋味绝佳,果然不是凡品,早听说叶坊主茶艺非凡,能饮下坊主为我烹制的茶,实在是荣幸。这次不告而来,给坊主添了麻烦,叶某惭愧,略备了物件分给秀坊的姑娘们,还请坊主收下。”

"您真是太客气了,我代各位弟子谢过庄主。”叶芷青看着抬进来的礼箱,心里着实惊讶,没想到叶英出手如此阔绰,早就听说叶家财力雄厚,今日一见,果然是富家大族。“不过大庄主公务繁忙,怎么想起来来我秀坊做客?"

“自叶某当上庄主以来,事务缠身,还未怎么正式拜访过各位掌门,故借此加深一下与各位的感情,顺便巡视各处的商铺分号,加强彼此门派之间的合作。当然,叶某也有私心,久不出来走动,自然也是想偷个懒领略一下四处风光的。”

“今次路过扬州,想到我已经很久没拜访大娘,更何况风光秀美,便想多停留一段时日放松身心。早听说秀坊歌舞无双,我过去却不曾见识过,况且我也是爱剑之人,七秀坊中女子剑术超群,猿公西河,速如雷电,转若游龙,刚柔交织,剑器浑脱。其中玄妙自是想见识一二。此次若能在贵坊多叨扰几日,自是不甚荣幸。却不知,坊主这边可方便?”

叶芷青掩唇轻笑,“说来也巧,师傅前段时间外出游历,庄主早几日来是肯定见不到的,但如今赶得巧,前两日刚写信回来说不日即归。我秀坊剑器歌舞若是能得叶庄主夸赞,自是荣幸非凡。你我门派邻里相接,不过一段歌舞而已,这有何难,我自是不会藏私,庄主如此盛情,我也怎会不允。我门下姑娘若知道庄主想要观赏歌舞,满心欢喜都来不及呢,你看你来的时候我坊中盛况,所以怎会不愿。”

“那叶某在此谢过坊主。”叶英微微颔首。

七秀坊本就声名远播,平日里访者云集,前来观赏歌舞之人庞多繁杂,如今,叶英在会在七秀停留多日观赏歌舞的事情不胫而走,七秀坊内弟子更加刻苦练习,只为能得叶英赞赏。扬州市井多了更多门派中人,就是为了能见叶英一面。有江湖豪客,有一方巨富,有高人名士,也有朝中大员,更有外方人士,扬州城一时更甚繁华。也让沈剑心得到了消息,奔七秀而来。

是夜,烛光温润,萧白胭来时,叶芷青正试着叶英送来的花钿色膏。包装精美,气味香醇,一观就是上品。末了,拂过案几上新上的胭脂水粉,和萧白胭两厢对坐,聊起今日叶英前来之事。

叶芷青说道:“叶英此人心思细腻,来此得目的肯定是像他说的这样,也肯定能不只是这样。不过就师傅曾对我所说和我今日所见,叶英的确是心思纯正的好男儿,他的为人我们倒是不必担心。至于其他的目的,他不是还要拜访师傅吗,也许师傅会比我们更能探出他此行的目的,我们静观其变吧。”

萧白胭想了想,也点头称是:“其实只要他没有坏心就好,我秀坊若能与藏剑交好,也只有利而无弊。”

萧白胭和叶芷青告了别,回了别苑,叶芷青也阖了窗棂,早早安眠。

叶英熄了烛火,房间一片幽暗,隐隐窗棂上透着红色的光,伴着女儿家的娇笑。他本打算隐匿行踪的,但思虑之后,与其被他人暴露,从而妄加猜测缘由,不如自己传出音讯堵住悠悠之口。他以拜访各门派的名义出行,自然会引得各大门派的注意,眼睛多了,不轨之人下手的机会自然就少了。毕竟是在去往自己地界的路上,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各门派自是不好交代,他想的到这一点,其他门派掌门也会想到。各大门派一定会有所动作,保证自己行路时的安全。更何况自己行踪众人皆知,父母和几个弟弟也能知道自己安好,放心让自己远行,一旦有什么变故,也好及时应援。

二来宿在七秀坊,也有此中考虑。七秀坊听闻自己宿下,自是严阵以待。坊内上下俱是兴趣高涨,把此间房舍围的像是铁桶一般。即便有人想要伤害自己,估计也是妄想。毕竟,坊内七秀十三钗都是武艺高强之辈。若有人寻衅自己,估计还未近身,就已被秀坊拿下,他自是不用担心自己不会武功的事情,会有暴露的风险。藏剑虽在扬州也设有弟子,但多是经商之辈,才智尤甚,武义欠佳。但藏剑弟子中武艺高强之辈多在杭州本家镇守,他不想为了自己的安全就调动人选,若调动任何一人,而致使本家防守出现漏洞,他难辞其咎,所以绝不能让这种可能性发生。

叶英起身望月,对自己此行之事着实困扰。不由叹了口气。

流云遮月,恰似吴钩半掩,暗香氤氲,笙歌渐歇。不过,丝思情切。何人静坐,对影眠。

评论 ( 7 )
热度 ( 93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