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沈剑心X叶英】一叶障目(第一章)

沈剑心正疾驰在官道上,一匹瘦马,一个人。

一路上风餐露宿,半刻不敢耽搁,原因只有一个,叶家传来一封急信,一张薄纸,区区几字,却骇的他一身冷汗。叶英,不见了。

 

眼见楼台高起,眼见叶家兄弟迎上前来,沈剑心的火气也终于有了宣泄口,“一个大活人,什么叫做不!”还未说完,就被叶家老四叶蒙一把捂住了嘴,“大哥失踪的事情,只我们兄弟几人知道,此事事关重大,现在在外面,人多嘴杂,你别说的那么大声!”

 

沈剑心,一颗心坠着,被叶蒙揽着,脸色越发阴沉。他当然知道此事不易外传,叶英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地位,他心里在清楚不过。

 

四人走进内堂,沈剑心挥开了叶蒙的手,抱胸环看这三人,“行,现在没有人了,我等你们说,我等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天已入夏,你们藏剑的生意那么忙,这么关键的时候,如果没有大事发生,他怎么会不在山庄坐镇,而是不知所踪?”叶晖脸都憋红了,平时能言善辩的嘴却怎么也张不开。

 

天已入伏,沈剑心一路赶来,又热又烦躁,还久久得不到回音,便一把揪住了叶晖的领子,“他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他什么样的情况你们不知道吗?就敢放他一个人出了山庄?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刺激了他。说!”叶家兄弟的这种态度,更是让他的不安如野草一般疯长,他慢慢收紧了拳头,关节握得咯咯响。

叶晖被他猛地一拽,气都喘不上来了,本想还手,但一想到,沈剑心是大哥唯一能谈得来的存在,沈剑心对待叶英也一向亲厚,也怪不得他反应如此之大。况且将心比心,这也是关心大哥的表现,即便态度恶劣了些,也自是不好怪罪的。可他们支支吾吾,也的确是因为这事情原委始末,羞于启齿。

一切都是因为一件事,叶家父母想让叶英成婚。

前几日,叶家父母思量起长子的婚事,毕竟长幼有序,长子不成婚,底下的儿子自然耽搁,再说叶英年纪已到了适婚的年龄,拖得时间久了,难免不遭人诟病,谣传身有隐疾之类的,于叶英于叶家都不好。

可大哥要是结了亲,我们女客的数量一定会大幅锐减的。叶晖觉得不妥,脱口而出。

你糊涂!难道因为怕人数锐减,就不让你大哥成亲了吗?叶孟秋气的吹胡子瞪眼,大骂二儿子愚钝。

其他几个人本来也想附和二哥的,听了父亲的话倒是觉得也有道理,惭愧的低下了头,的确,万贯家财又如何,日进斗金又怎样,大哥最重要,不能因为生意就耽误了大哥的终身幸福。

叶蒙想了想,说道:“就大哥的机智才学,就算结婚了,女客们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停止喜欢大哥的,再说,结了婚的你不知道吗,成熟男人对女客会更具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你想想有妇之夫,新好男人,别人家的相公,说不定,算了,这个事以后再说,反正我觉得大哥还是该结的。”

 

叶炜说道:“结肯定是要结的,只是选什么样的女子呢,要我说,天下没那个女子能配得上咱们大哥。”

 

 

叶晖接道:“大哥仪表堂堂,我们叶家家世显赫,自然要选家世清白的女子。”

“容貌就算不能绝丽,也不能太过平凡吧,咱们要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尤其是女客的嘴,毕竟庄主夫人也代表着藏剑的脸面。”


叶蒙挠了挠头,“可无论是谁,面对大哥这样的脸,日日相对,自行惭愧是必然的,我倒觉得容貌无所谓,必须品行端正,志趣高洁,不能是贪恋钱财之人,以防觊觎我藏剑家业。”

叶炜沉吟了一下,“要体贴温柔,大哥才不会受气,必须心思缜密,这样的女子嫁过来,才能将内宅管理的井井有条。大哥不会武功的事情,她总会是知道的,唯有品行高洁,才不会说与外人,才不会伤了我藏剑基业,”

叶蒙说道:“武功卓绝,一定要能够保护大哥,”

叶晖说道:“对大哥不为容貌,只慕真心。”

叶炜头疼,“你们说的容易,去哪里去找?”

他们争得不可开交,叶英就坐在首位沉默的听。等他们吵得差不多了,淡淡开口,“条件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这样挑选,于女方实在是太不公平。终老的人,我自己去找,不会让藏剑蒙羞的。”争论声戛然而止,大家看他面色平静如水,一时分不清是不是生气了。

叶英向父母请了安,回了天泽楼,那背影融进阳光里,茕茕孑立,形单影只,都是寂寞。

叶家几兄弟心里有些酸楚,大哥身边是该有个人了。

 

可谁知,第二天叶英人就不见了,只留一封书信

家人忧心我姻缘之事,殚思竭虑,英甚愧。自觉终老之人何人能任,应为己任,遂别。无需挂念,找到即回。愚兄顿首。

后附了当月新剑的款式花样火候材料定价成本,字字斟酌,事无巨细。

的确是叶英的行事风格。

叶晖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思前想后,我们觉得大哥可能是去找合适的人选去了。”

 

叶蒙哭丧着脸,“大哥几乎足不出户,见过的人寥寥无几,上哪有心悦之人。”

叶炜揉了揉脸,“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离家去找啊。我估计大哥也不愿随便找个人按着条件去成亲,才想着外出,自己去寻一个的。可是....”可是什么,他没说,在座的大家都清楚,叶英出了藏剑,太危险了。

叶英这个人,容貌绝色,肖想他的人,天下何其多。锦衣玉食养出来的人,山灵水秀雕琢的气质,平常连伤都没怎么受过,孤身一人,入了江湖,就如同一滴水地进了滚烫的油锅。那些心怀不轨之人之所以一直没有下手,不过是忌惮这藏剑众多弟子和叶英本身就怀有绝世武功。

可即便不是为了容貌,藏剑大庄主的地位和手下万贯家财也足够让人铤而走险窥伺眼红。若叶英有自保能力还好,可他偏偏没有。没错,只有叶英的父母兄弟和沈剑心这几人知道,藏剑有一个秘密,大庄主叶英不会武功。能拿下叶英,能折辱叶英,这对于江湖人而言是多么具有诱惑力的事情。不光会给他们地位上的提升,也可给他们带来雄厚的财力和无以言说的尊严。


如果遇见个想要一战天字第二称号的武痴,这就更麻烦了,这一定会暴露叶英不会武功的事实。一旦此事被宣扬出去,自然会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藏剑的声誉一定受到重创。

叶晖深深拜了下来,“大哥是个极为明理的人,又心思细腻,事事以藏剑为先,决定的事情是一定要完成的,半点差池都不肯让自己行错。是我们,是我们把他逼得太紧了。我们自然也是不愿意大哥两眼一抹黑找个不认识的人从此相伴一生,但他现今孤身一人,不会武功,我们日夜牵挂,怎么放心的下,大哥的秘密只我们兄弟几人和沈兄你知道,而我们兄弟几人在藏剑都身居要职,一旦离开,就可能引起有心的人注意,所以这才书信一封,想拜托沈兄走上一趟。不知沈兄可愿意帮忙,若可以,我们藏剑山庄自是感激不尽。”

“凭我与他的交情,我怎么会不帮忙?”沈剑心托起叶晖的手臂,深深叹了一口气。“那对于叶英可能会去的地方,你们可有猜测?”

叶晖满眼感激,忙道:“据我所知,大哥这几年足不出户,认识的人屈指可数,多是武林英豪,各派掌门。他要选人,也必然会从中择取。你看他淡泊,其实眼界也是高得很,能入我大哥眼的便一定不会是泛泛之辈,我大哥一向是得失利弊,权衡分明,门派之间联姻是稳固彼此之间关系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大哥决定终老之人,择门派优者的可能性很大。劳烦沈兄现在就去各大门派看看,说不定就能遇见他。”

“我会把他带回来的。”沈剑心音未落,人已伸展轻功不见了踪影。

我得去找他,我得找到他。沈剑心心想。

耳边只有风声响,沈剑心在去找叶英的路上。


评论 ( 12 )
热度 ( 138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