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照裴洵】难言之欲(第二章)

山间野外,炊烟乡村,有一林荫小道,林木掩映中,一个人拾阶而下。

白色僧衣,素色斗笠,风过,微微拂纱,露出一张俊美冷肃的脸。

远远有钟声传来,他止住了步子。

那是丧钟,国丧。

不是撞钟的实音,而是他们这种修行之人能感知的生灵变化。



他皈依之后,只哭过一次,那是他离开后的第三年。

那一年,他与朱厚照在清江浦遇见,那个傻子隔着江水看见他,竟然奋不顾身往下跳,也不想,之后,一别,便是永年。

那天他于佛像前授业,耳边国殇骤响,音不大,却像是能震碎肺腑,他自金佛前,掉下泪来。尚不知金龙已去的众人不知道德行高深的法海大师为什么如此失态,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哭的到底是什么,掉的泪到底是为谁。


那些君臣尔虞,前尘过往,恩怨纠葛,随着一声声钟响,全都想了起来,也全开始淡去。

他都走了,我还记着干什么。

自此之后,法海就真的只是法海了,裴文德的那部分彻底不在了。


钟声越发接近尾声,裴文德垂下了眼,这是明朝第几任帝王薨逝了,无所谓,都是你的子孙,只是世间纷乱,成王败寇,想来这位帝王也是多磨的年华。


不过

与我何干呢


风旋过落叶,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人停留。


闯将围河南府,福王募死士,斩获颇多……闯贼迹福王所在,执之……王见自成,色怖乞生……贼置酒大会,脔王为俎,杂鹿肉食之,号福禄酒。尸王城下,承奉二人乞葬王而就死,自成许之。敛王于西关,遂自尽于侧。


朱常洵临死时回顾这一生,只觉自己这辈子只一件憾事,那就是他心爱之人不在这个世间,他满心相思无人诉全,永不能见那人一面。

真是个傻瓜。

你见到了,他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他知道了,也不爱你。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