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豆东井】在巴黎的日子(最好番外三)

前言:请组织相信我,我真的是想开车的,但是一遇见井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π_π

恐惧蚕食着尤东东的心,一个被恶意标记的Omega会有怎样的下场,他能想象得到,可又是不敢想的,即使是之前那场破碎的婚姻,冯豆子也从未恶意的欺凌过他的肉体,而陌生人的挑逗触碰无疑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尤东东骨子其实是个非常传统的Omega,他知道,即便自己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就当是被狗咬了,但他的心里也会永远划着一块疤,膈应着自己,步步难行。

 

不要进来!不能这样!

尤东东想要嘶吼,却发不出声。

药效消磨着他的体力和精神,他快撑不住了。

下一秒,耳膜里炸开一声巨响,一种极为熟悉的alpha的味道涌入他的世界。

身侧传来的是淡淡的松木的味道。

这样清淡而温暖,就仿佛被包裹在午后温厚的醇香中一样。

他心上的弦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散了,躯体沉入黑暗里。

这就是他在坠入黑暗之前,最后的一点意识了。

阳光的味道。

井然的味道。

 

井然环着尤东东,只迟疑了几秒的时间,下一瞬唇舌贴近皮肤,势如破竹般遵循着本能。他抱得极为用力,有失而复得的狂喜,怕失之交臂的恐慌,捆缚的躯体,那是拥抱的动作,却做得像是下一秒就不能相守。

尤东东的发情期已经被彻底诱发,他除了当机立断的咬住腺体注入信息素,已经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如果不这样,因为洗手间的动静正不断靠拢的alpha无疑都会是野兽。

井然抱着热得像是火炉的尤东东跑进电梯,密闭的空间充斥着令人晕眩的甜香。井然的咬合肌紧紧的绷着,浑身都在颤抖。忍着,气着。

 

尤东东永远不会知道,井然的脸狰狞起来会有多么可怖。尤东东离席之后,他心里总是不安,等了许久不见他回来,他便过来寻他,却意外发现整个休息区都弥漫着尤东东的味道,发情的味道。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隔间里面,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惧和绝望的情绪,而门口有个alpha面目可憎步步紧迫,如此伤害着他心爱的人。

 

他刷开房卡,回身将门踹上,把尤东东放在床上,抖着手给前台打电话,告知了房间的情况,让他们准备一些抑制剂送到楼上。等来了抑制剂,井然又取了一些温水,轻声哄着意识不清的尤东东,防止他脱水难受。但尤东东根本听不进去,他面色潮红,有些急促的呼吸着,软糯的让人心疼。井然抿了抿唇,张口喝进去一些抑制剂,又一点点喂了尤东东,尤东东哼了一声,声调带着颤音,井然身体一僵,如此形色不露的人现在也被逼得急躁,他克制了又克制,抖着身子继续。还剩最后一口的时候,却猝不及防被身下的人环住了脖子,有青涩的舌划过内壁,井然下意识自己将水咽了下去,呛进气管,咳得脸色通红。这时候,尤东东好像有些清醒了,“你脸怎么这么红啊?”傻傻的,很招人疼。

井然握住了他的手,缓缓坐在了地板上。绽开一个笑,笑的有些狼狈,更多的是温柔。

“你吓死我了。”

事情没完,抑制剂和体内的药物出现了一些排斥,尤东东烧了又退,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多。

井然在床边照顾他,累了就眯一会,不累就开着小灯看着尤东东,试探体温的时候,两人贴得极近,呼吸都纠缠在一起,乍看上去是个亲密无间的姿态。

“你睡一会吧,我一个人也没事。”

“傻瓜,你在这里,除了我,你还能依靠谁。”

“也是,这异国他乡的,我跟你最熟了。”

这一晚翻来覆去,身体极度疲惫疼痛,精神异常的困倦,身上时不时地出汗,尤东东又有点想睡了,但是他知道井然没睡着,他也不着急。

可闭着闭着眼睛,又开始犯困了,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井然轻轻呼了一口气,头上微微一热,是一个吻。

井然不知道尤东东能听得见,他自顾自的呢喃,声音带笑。

东东,要是能和你在一起,我们能有一个家,那会是我此生最好的事情。

尤东东的眼睛突然热了。

过了一会,尤东东微微侧头,井然已经睡熟了。房间里亮着一盏橙黄色的小灯,井然坐在床下,靠着床沿,头枕在胳膊上,压在被子的一侧,发丝从肩膀上滑下来,露出一段光洁的后颈。他的身体随着呼吸缓缓起伏,平静而安稳,让人一看就有股温馨感从心里油然而生。

 

尤东东轻轻关上了灯,在井然的味道里,再也没睡着。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