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超蝙~盾铁~冬叉以及all蝙(铁,叉)不可自拔
派派丁丁都是大美人~

【巍澜衍生 樊伟/尤东东】念念不忘

“啊啊啊啊啊啊,一群傻逼臭流氓,居然摸老子的手,为什么我老是遇见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就不能来个妹子吗啊啊啊,气死宝宝了啊啊啊啊啊!”尤东东在确认完所有隔间都没有人之后,开始哐哐踹大理石墙壁,生气,脚疼。

 

今天张扬谈成了一笔生意,专门举办了一场酒会和合作方交流感情,自己这个在今天之后就要忙得天昏地暗的主设计师被拉进圈子一个个的熟悉各位大佬。其实是件好事,可遇不可求的大好事,被老板这么看重,简直就是前程似锦的代名词啊,应该高兴。前提是,如果没有刚在昨天又被女神奚落了一遍,然后在同事的闲聊里得知女神今年年底就要订婚的话。

 

设计行业,本来给人的性向感觉就比较模糊,自从张扬介绍了自己是公司首席设计师之后,已经有五六个咸猪手在问候的时候在他的手背上流连而过了,你们家握手需要摸手背的吗?当我尤东东傻吗,我这几年虽然个子没怎么长,但也不是原来那个傻不拉几的人了好嘛,摸这么久不放,吃豆腐和问候我还是分得清楚的OK?后来尤东东实在装不住了,他给张扬打了声招呼,在得到了允许后,立刻遁入了洗手间。

 

“丫的,真逗。”尤东东解开自己的领带,暴露着自己的本性,他又踹了一脚洗手台,洗手台想哭泣,我招谁惹谁了?“尤东东,你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自己帅的人神共愤吗?我明白。你知道你帅的黄河倒流吗,那当然。可是怎么就是对妹子没用?鬼知道。你是不是中邪了,明天就去庙里听到没!求桃花的时候,特别标注,大写加粗,要妹子!妹子!要女的!女的!没问题,了解!”他在镜子前抽风,一问一答的给自己降压,气喘吁吁的喘完气,尤东东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翻白眼。

 

失恋还被人占便宜,女的就算了,偏偏是男的,自从张扬那件事之后,他感觉自己情场失意,流年不利,多挣得钱也难让他开心到哪里去。

想起刚才挽着未婚夫手臂入场,和那个人一起对大家言笑晏晏侃侃而谈的林洛霏,尤东东揉了揉脸,挤出一个笑容,却很是难看。

 

他不明白,之前大家都说自己配不上林洛霏,自己是知道的了,所以一直努力把自己塑造的更好,努力追赶,想成为林洛霏心里能配得上她的人。现在他已经成为了设计圈最有前途的新秀,在公司已经能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林洛霏还是看不上自己,甚至已经不愿意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她再给他一些时间,他可以做得更好,绝对会让她更加惊讶,为什么不愿等了呢。现在,尤东东有些明白了,因为有了个别人了。他尤东东自认为很好了,却是在和之前的自己以及和自己差别不多的普通人进行比较。可和别人比,他还差得多,上层人的出身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后天进阶和先天富贵还是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自己还是太天真。他知道,林洛霏的未婚夫是标准的富二代,高富帅,留学归来,一身的金光闪闪,人比人气死人。而自己,永远不可能改变自己的身世,决定自己的出生,把他介绍给周边圈里的人,根本就不会让林洛霏有一丝高兴,谈恋爱可以,结婚却是妄想,自己做再多也是枉然。

 

“尤东东,你身为著名的开拓者,不能这么丧气,家里没有草原,就放女神走吧,加油,天涯何处无芳草,大把的妹子在等着你呢,加油,抓紧时间找个合适的,争取一年抱仨,我看好你哦。”给自己一番打气,尤东东给镜子的自己比了个心,顺带眨了眨眼,“妈呀,这个wink怎么寒碜,啧,还是回去多练练吧,省的又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心倒是比的到不错。”尤东东又给自己比了一次心,自以为帅气的撩了撩刘海,终于满意的走出了洗手间。


在他走后,洗手间旁边的走廊里走出来一个人,尤东东不知道,刚才那些傻逼行径尽被这人收入眼底。男人满眼的笑意连带着嘴边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住,“尤东东吗?真可爱。”



评论 ( 3 )
热度 ( 72 )

© 泅水以渡 | Powered by LOFTER